image
未分類

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護士、最好的治療……

所有的都是最好的,所有的嚴加保密的。

曼蘇拉離這裏很近,飛機行程還不到一個小時。

當靳澤明心急火燎地趕到了醫院,手術室裏的手術依舊在進行中。

他面色陰冷,背靠着牆,雙手抱在胸前。

伊莎貝拉通知他洛星辰出事的時候,他內心潛生出的恐懼讓他緊張不已。

那只是一個女人,而他聽聞她出事了,竟然比任何國家大事都要令他感到不安。

走廊上安靜極了,彷彿能夠聽到繡花針掉落的聲音。

靳澤明不準任何人靠近手術室,所以擎蒼一行人都站在走廊的盡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靳澤明的心也如同沉入了冰冷的海底。

一個女人失去孩子是多大的痛楚,他想着那個女人,心臟就跟被撕碎了一樣,痛得窒息。

如果,這是一個懲罰,那就落在他的身上好了。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無助的站在手術室門外,任由着他心愛的女人在裏面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那一種失去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是一種永遠都無法磨滅的痛。

想着,他深邃的眼底有了些晶亮的東西,熱熱的,燙燙的……

忽然,他覺得頭部一陣劇烈的痛,腦袋就像是被重錘狠狠砸中。 按原路返回之後,很快就找到了被劫持的地方。

小張的車子在靜靜的停在雨霧之中,而原本追來的車子和那三個打手包括後來開法拉利過來的保鏢都已經不見了。

唐若甜心慌意亂,從車上跳下來,車燈大亮,車前不遠處,只有一灘血跡尚未被雨水沖刷乾淨。

除此之外,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下。

而前去查看小張的保鏢走過來,哀傷道:“總裁,小張他已經死了……”

唐若甜軟軟的跪倒在地上,腦海中不斷閃爍着那個打手所說的話,喉嚨像是有着一團火再燒。

“顧雲擎!”她的手緊握成拳重重打在了柏油路上,皮開肉綻。

顧雲擎將車停了下來,打開車門下車,血跡順着溼淋淋的衣袖流了出來。

他非常狼狽,漆黑的髮絲溼透,貼在額上,黑色休閒西裝被雨水澆透,剛一下車,走了一步,眼前一黑,狼狽的靠在車上。

閉上了眼睛,眼前再次出現那驚險的一幕。

還好他趕來的及時,從雷蒙的口中知道了雷蒙對唐若甜下手之後,他立刻將樓紹棠的法拉利搶了過來,飛車向顧家趕了過去。

他此生從來都沒有感謝過有上帝的存在,在救下了唐若甜之前。

“顧雲擎,你太讓我失望了!”一道冰冷的嗓音在他身後響起。

顧雲擎沒有回頭,“我不準你殺她。”

雷蒙走到顧雲擎的面前,精緻的西裝,平滑一點褶子都沒有,五官俊美無比。

“當時的情況很緊急,她不知道是你救下她的吧?”雷蒙忽然一笑,讓顧雲擎眸中都是戒備。

“而依照我對你的瞭解,你也一定不會告訴她是你救下了她。”

“你到底是想要說什麼?”顧雲擎雙眸中情緒轉換劇烈,突然一個想法在他心中一閃而逝。

他眸中浮現了一絲絕望,“你故意告訴我說你派人去殺唐若甜,讓我有時間趕過去救她。你根本沒有想過真想要了唐若甜的命!你的人告訴唐若甜,說是我派人過來殺她的是不是!”

雷蒙脣邊的笑意越來越大,“你現在是不是很絕望?很痛苦?唐若甜以爲是你殺她,她已經對你徹底死心了,而你費盡心機趕過去,幾乎廢掉自己半條命救回來的是一個對你徹底死心,和你勢不兩立的女人。”

顧雲擎的手緊緊握住,雪白的手背上青筋繃起。

“當然,你現在可以以這幅形貌出現在唐若甜的面前,告訴她,是你救了她。”雷蒙點頭示意跟在他身後的特助,“幫顧少給唐若甜打電話。告訴她,是顧少今晚救了她。”

特助點了點頭,立刻拿出了手機,手機剛響了一聲,顧雲擎快速搶過手機,將手機重重摔在柱子上。

四分五裂。

他喘着粗氣,看着雷蒙形同惡魔般的笑,雷蒙是故意的!

雷蒙冷眼旁觀,微笑道:“你現在害怕了?失去冷靜了?你害怕就算你告訴唐若甜,是你救了她,唐若甜也不會相信。這一次她認爲是你想要她的命,她恨你。”

顧雲擎閉上了眼睛,遮住了眸中過於激烈的情緒,半晌睜開之後,他緩緩道:“這就是你的目的?讓我不再對唐若甜手下留情?因爲就算我手下留情的話,唐若甜也絕對不會再回到我的身邊。很好。”

他笑了,形如貴公子一般,儘管他現在狼狽異常。

可那笑卻讓人完全忽略了他狼狽的外表。

“舅舅,這一次多謝你幫我做出決定。”

“哦?你謝我什麼?”雷蒙饒有興趣的問道。

“謝你今晚上所做的一切。謝你讓我明白了接下來應該做的事。謝你讓我和她都必須要狠心。舅舅,我父母的仇,雲爵的仇,我一日都不曾忘記。”

眼前彷彿又出現了那漫天火海,父母被燒焦的屍體,雲爵費勁全身的力氣推他進入小冰窖中。

湛藍的雙眸因爲仇恨而變得淬亮。

這樣的顧雲擎是雷蒙樂於見到的,他上前一步,請拍了拍顧雲擎的肩膀,淡淡道:“不要忘記就好。關家頹勢難掩,不要在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關家上了。下面,我們的目標就是上官家和顧家。”

“今天唐若甜和顧老爺子見面,不知道唐若甜會不會對顧老爺子說些什麼。如果顧老爺子開始猜測你的身份的話,恐怕下面不利於我們行事。”

“我瞭解她。在她不確定自己能夠用我的祕密能換來條件之前,她不會輕易將我的祕密說給顧老爺子聽。”顧雲擎眼角斜飛,微微避開了雷蒙的碰觸。

“你也是肯定這一點,所以才會讓唐若甜見顧老爺子不是嗎?”

雷蒙一笑,“什麼事都瞞不過你。不管顧老爺子懷疑你也好,不懷疑你也罷,他已經老了,活不了多久。不會妨礙你報仇。”

“你和上官敏月趕快訂婚,以顧家爲誘餌,讓上官煬上當。上官煬跟蘇孝利和唐詠輝不一樣,很難對付。”

花心簡少痴心愛 “嗯。”顧雲擎輕應了一聲,目光方向遠方,開口道:“還有星光報社的報道,我不管是不是你插手,不要再讓星光報社報道我和唐若甜的事,以免觸怒上官煬。”

雷蒙眸光一轉,剛想要開口,顧雲擎出口截住了雷蒙的話,“跟唐若甜手下留不留情無關。我不喜歡將私事曝光在大衆之下。”

雷蒙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雷蒙已經派人和星光娛樂的負責人溝通,不準在報道顧雲爵的事,負責人點頭稱是,可是回頭星光娛樂又再次出了一篇報道。

唐若甜和顧雲爵離婚始末。

對天天娛樂所寫的內容,做出有力的抨擊。

暗指,唐若甜所說的話都是假的,她不甘心被jaj冷藏,顧雲爵既然已經下定結婚和她離婚,且付出的贍養費沒有達到她的預期,是以才會寫出這篇雲爵有怪癖的報道,想要博得衆人的同情。

文章結尾,以毒販的女兒,一個毫無下線的娛樂記者所說的話能信嗎?

雲爵家世出衆,想要什麼絕色美女沒有,爲何會獨獨鍾情於容貌不是很出色的唐若甜?

一時間,原本就對唐若甜說法保持懷疑的衆人立刻又投向顧雲爵。

唐若甜的聲名越下,在星光娛樂不遺餘力的打擊之下,別的報社也紛紛站在顧雲爵這一邊。

網上對唐若甜的辱罵也越來越多。

也有很多人期待唐若甜能夠做出反擊。

可這一次不同於上一次,在星光娛樂報道出來之後,唐若甜立刻在天天娛樂做出報道,爲自己澄清。這一次,星光娛樂的這篇報道過了好幾天之後,唐若甜並未做出迴應。 謝千凝攜着行禮出來,迷茫的走在大街上,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剛纔一時衝動,決定離開,可是當走出大門時,她卻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回頭,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向前,卻不知道如何走。

如今最先要解決的事,就是找個窩。

這些年她也攢了些錢,本來是打算留着結婚度蜜月用,但是現在看來,已經沒有這個必要。

沒關係,就拿這筆錢給自己租一套好房子住吧。

謝千凝擡起頭,仰望着天空,讓淚水倒流回去,深呼吸,調節了一下心裏的痛,把腦子裏那些不好的回憶統統甩到一邊,然後拉着行禮,去找房子。

現在去上班也遲到了,那就礦工吧。

這些年來,爲了攢錢,不管風吹雨打,她都按時上班,連遲到都沒有,更別說是礦工。

可是現在,沒了溫少華,她忽然覺得生活變得很輕鬆,站在街上,看着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經過,再看看自己一身的穿扮,與此是多麼的格格不入。

比她年輕的女孩,要麼穿得性感,要麼時尚潮流,怎麼看都比她土裏土氣的襯衫牛仔褲強。服裝上的差異,顯得她更老了。

以前她從來不在乎這些,什麼都爲溫少華着想,只要把他的一切都打點好,她就覺得圓滿了,卻不曾爲自己想過。

謝千凝攜着行禮,站在一家服裝店外面,對着裏面的鏡子照,看到鏡中的自己,滄桑而暗沉,一點朝氣也沒有,自己看了都覺得討厭,更何況是別人。

“謝千凝,你真傻!”傷心的自我嘲笑。

爲了一個最後拋棄她的男人,耗掉了十年的青春,失去了女人最明媚的時期,真的好傻。

“大姐,你的行禮擋道了,麻煩拿開一點。”一個過路的年輕男子摟着女友走過,因爲前邊的路被攔着了,所以才不悅的開口。

謝千凝回過神,看了看年輕的男子,再看看他懷裏的女人,腦海裏反覆的想着他剛纔對她的稱呼:大姐。

這個稱呼聽起來怎麼那麼彆扭呢?

她很老嗎?

“大姐,發什麼呆啊,你的行禮擋道了,麻煩拿開一下。”女子也開口了,而且是在男子懷裏撒嬌的說話,聲音甜如蜜,聽得讓人心裏起了層層波瀾。

聽到這樣的聲音,謝千凝又想起了自己說話時的聲音。

她從來不對溫少華撒嬌,也不會故意用這種甜絲絲的聲音說話,因爲她覺得,只有真實的一切,才能換到所有真摯的東西,感情也一樣。

可是現在,她突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好天真,男人就喜歡虛假的表面,而不在乎真實的實質。

越想,她就越覺得自己可笑。

“大姐,麻煩你把行禮挪開一下,可以嗎?”男子看到謝千凝還是沒反應,於是加重了語氣,再說了一次。

儘管這樣,對方還是沒反應。

女子無奈的搖搖頭,拉着男友,往另一邊走去:“算了,不跟這種腦袋有問題的歐巴桑計較,我們走那邊。”

“好。”

什麼,歐巴桑。

聽到女子對她這樣的稱呼,謝千凝更震驚了,甚至是生氣,很想罵人,只是罵不出來。

她才二十八歲,跟歐巴桑根本不着邊吧。

“算了,還是先找房子吧。”

與其去計較這些不實際的東西,不如想點別的。 親們,如果你們喜歡本書,看過之後請隨手點點鼠標,投幾張推薦票給本書,或者您手頭有多餘的粉紅月票也可以砸下來,再不濟留個書評也成啊………

能確保那批貨在銷售上不會出問題?

能,只要海關那裏一搞定,進來後改一下方向盤就能出售

改裝地點定在哪裏?

我們在汕尾市有一個汽配城,還有幾個汽配車間,在那裏改裝和出貨都十分安全

嗯,那也要多加小心,一但出錯,不但我保不住你,就連你父親也要受牽連

放心吧,德哥,有事情我自己頂着…

鬼扯,你頂得住個鳥,海關那裏你吃得下?那張佩玉貪心的要命,早晚一天要下去,到時候別把你給扯出來

嘿嘿,我知道的,所以每次給他的都是現金,沒留底子,到時候就算他出了事瘋狗亂咬也拿我們沒辦法

電話放下後,男子面無表情的臉上一對陰森的眸子若有所思道,雖然他做了保證,可這事也不能太大意了,這二十輛車子來路雖然不正,可是進來一倒手可是能賣上近千萬,刨去本錢和各方面打點的費用,自己最少也能賺上500萬,風險是大了點,可是沒風險能賺上錢?

這是一個與柯小鷗無關的人物,可是這人卻與她前世的一個恩人有關,也就是小鷗曾經爲這工作過七年之久的老闆的兒子劉凱

劉凱的父親劉易之是沿海某省一高官,平生耿直,而且清廉可是劉凱卻不同,在家僞裝成一個好孩子,聽話,上進,孝順,可是卻做着投機倒把的生意

劉易之雖然副廳級可是沒多少實權,所以他在九十年代初期承包了自己廳裏的一家招待所,自籌數億資金將招待所全部推倒,在原地蓋了一座準四星級配置的酒店,而這家酒店也是當市最紅的酒店,別家客房是淡季了,可是這家酒店的入住率還是超過70%

而柯小鷗就在那個酒店,從一名不起眼的服務生做起,七年的時間,讓她成了酒店的一名高管同時也是在劉易之的帶領下結交的許多有權勢的人而成了那個市裏風雲赫赫的個女人

劉易之是伯樂,識人用人很有一套,信人則不疑之,用之則放權之,他一手拉起來的班子可是創下了該市酒店業的知名品牌,要知道在那裏人們常會說,晚間哪去吃飯香江大酒店

晚上去洗三溫暖吧香江大酒店唱KTV去我去香江夜總會訂包間,不然晚了就又沒房間了

就連酒店19數的酒吧,還有二樓的會議室,也是經常沒得空,什麼單位表彰會議,單位聯歡,新產品發佈諸如此類的都會訂在這裏,連帶着餐廳也是天天爆滿

劉易之敗就敗在這個兒子身上因爲兒子走私倒賣被抓劉易之受到了牽連,最後雖然查清與之無關,最後還是從酒店退出,回到廳裏做了一個閒職養老而那時香江大酒店連鎖企業都已跨出了省

做爲酒店的一名高級管理人員,有權力在酒店裏長期擁有一間客房,而柯小鷗離開那之前,一直也是住在酒店裏,三餐也只需象徵性的付點費用

七年,一個人最美好的七年,柯小鷗奉獻給了酒店業,在那裏第見了形形色色的人與事,最爲恐怖的是被人用槍指着頭

說到珠海,中國人都知道,那可是離澳門只隔着一個通關,站在香江大酒店的頂樓的酒吧裏,推開任易兩扇窗,不是看到澳門那繁華的夜景,就是隔海的香港那多如星辰的燈光,更可以欣賞珠江兩岸的秀麗風光

雖然這時候香港和澳門都沒有迴歸,可並不影響兩岸之間的通商,只要有正當的理由辦一張港澳臺通行證也不是件難事1980年珠海被劃爲經濟開發區後,這兒的每一寸土地的價值就象雨後的春筍一樣節節攀高,昔日的一個經濟落後的邊陲小縣,開革開放一躍成爲新型花園城市

劉易之的妻子的身體一直不太好,在他43歲時因病去逝,而劉凱因爲父親忙,母親身體不好,從小是跟着爺爺奶奶長大的,有點小聰明,知道如何才能使父母親更加放心他而劉易之因爲愧對兒子,對他也比較放縱,根本沒有想到臨到晚年,會因爲兒子栽了那樣大一個跟斗

劉凱打小生活在珠海,高中剛讀完就參加工作了,在地礦廳裏開車,爲此結交了一批社會上的閒散人員,也結交了一批執挎子弟,倒買倒賣就是在這些人的帶動下開始的

這夥人剛開始只是偷偷的倒一些小家電進內地,慢慢的就越搞越大,發展到現在就開始倒騰汽車了,而之後還涉及到了香菸,汽油之類,涉案金額上百億億,當然這都是前世的事情了

——-

禮士胡同口前走進了五六個奇裝異服青年男女,他們時而勾肩搭背,時而相攙着,一邊行走,一邊看着衚衕兩邊的門牌好象在尋找着什麼

突然的一聲尖叫129號在這裏?之後,幾個人都傻愣着了,是這嗎?沒搞錯吧

高大的屋檐被四根包金的柱子支撐起,綠色的琉璃瓦,兩扇硃紅色的大門上鑲嵌着108顆金燦燦的銅釘,錚明瓦亮的獅子頭銅門扣可以照得出人影,而門口的兩個漢白玉的貔貅高大威猛的矗立着

這麼大座宅子?真的沒錯一個眼鏡男退後了幾步,佯裝的觀察着周邊的環境

時雯蘭,你舍友姓啥,是不是姓柯?另一個男青年指着銅牌問道

大大小小幾個頭同時湊了上去,沒錯老四是姓柯,靠,老三你掐我一把吧,剛纔走過來那圍牆好象全是這院裏的,這還沒到頭呢?劉蕾大呼小叫着

伊麗哈姆抿着嘴笑笑卻沒有說話,幾人中她年最長,別看她得小小巧巧的,可是肚有內涵早就看出柯小鷗不對勁了,在兵營裏那幾手露的,能是普通人家出來的嗎?

時雯蘭卻說道:柯小鷗當初不就說她是住在北京的親戚家來着,有可能這只是她的親戚家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