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未分類

是 由】. 她猛地站起身,小臉被氣得煞白煞白的。

看靳澤明還想說什麼,她做了個阻止的手勢,“不要再說了,我不管你有什麼計劃,你要麼帶我一起,要麼……我們分手!”

“你說什麼?”他面色一沉,站立起來,居高臨下地看着她,“洛星辰,我要做的事情不是遊戲。”

“很好,真幸運現在說的是分手而不是離婚。其實分手好像都不太貼切,不過是又睡在一起了。靳澤明,你說最在乎的是誰睡在你的身邊……可你知道,每次我醒過來,看到身邊空無一人是什麼感覺嗎?說真的,我感受不到你對我的愛……”

她冷冷說完,轉身踉蹌着向山坡下快步走去。

她一頭長髮被風吹的凌亂,打在她的臉上。

要是再不離開,她很可能就會控制不住自己心裏的悲切,淚如雨下了。

走了幾步,男人忽然衝過來將她一把抱起。

“別跟我鬧……”他還是又恢復了慣有的強勢。

洛星辰用力推他,用力掙扎,可是那裏有男人的力氣大。

兩個就這麼彆彆扭扭地回到了基地。

“先生……”守在門口的冥夜看他們回來,趕緊上前,“魏然說,機場一切準備就緒了……我們需要一個確切的時間。”

“凌晨……三點,”靳澤明沉聲說。

“凌晨三點,知道了,先生。”冥夜若有所思地看了洛星辰一眼,匆匆離去了。

進了房間,靳澤明把洛星辰放到了沙發上。

洛星辰想起剛纔他說的凌晨三點,忽然心裏變得空落落的。

“你要去哪裏?”

她不準他起身,他彎着腰坐到了她身邊,陰沉着臉一言不發。

不是他要去哪裏,而是她要離開去m國。

“你不是伊莎貝拉,所以幫不了我。你必須離我遠遠的,我才能安心做我的事情。”

“到底是什麼事那麼重要?比你口口聲聲說愛着的女人還要重要?”洛星辰的手掌夾住了他的臉。

不是她才是最重要的嗎?

不是做什麼都是爲了他們的未來嗎?

沒有他,說這麼多空話有什麼用?

她其實根本不是說什麼必須留下來跟他一起,而是希望他跟她一起離開這裏。

“求你了,靳澤明……”她鼻子一酸,眼角充斥着淚意,“不要管了,什麼都不要管了。不能交給別人去做嗎?是不是除了你誰都不行?這裏那麼多人,爲什麼非得是你?靳澤明,我需要你啊……靳澤明……你聽我說,我知道我很差勁……我沒有那麼偉大,我從來都跟偉大不沾邊……”

說到這裏,她低聲啜泣。

經歷了那麼多的危險時刻,她怎麼能眼睜睜看着他又去什麼更加兇險的地方,做什麼更加危險的事。

這裏是r國,是異國他鄉。

到底是什麼讓這個男人要拋下一切在這裏拿命博他們的未來?

“靳澤明……”她對着他笑,擡手抹去了眼角的淚花,“我那麼美,你就忍心扔下我一個在那裏等待着未知的一切嗎?你怎麼就喜歡讓我痛?“ 暫時空閒了下來,靳夜就提前陪蘇錦洛去研究所體檢了。

半個小時後,檢查結束,靳夜立刻問道:“smith教授,她的身體怎麼樣?”

smith教授笑着回答:“你放心,已經完全康復了。今後可以適當地做些運動,她的體質有些弱了。當然,太激烈了的還不可以,還有一些太刺激的活動暫時不要。”

“比如?”靳夜挑眉問道,總覺得smith教授的笑容有些深意。

“比如蹦極,過山車,還有……”smith教授臉色一頓,笑得有些曖昧,“牀上的運動不要太激烈了!”

蘇錦洛的臉嘭的瞬間炸紅,瞪着眼如受驚的貓,驚嚇地看着smith教授。

靳夜挑眉一笑,拉過臉紅的都要滴血的蘇錦洛擁進懷裏,才說道:“謝謝!會注意的!”

smith教授雖然有看好戲的念頭,也是好心提醒。唔,提醒他餵養許久的美味可以吃了。

不過這話惹惱了他可愛的小寵物,貓爪還在他腰間擰着呢。有些痛,更多的是癢,入髓的癢,傳遍全身。

動了動手指,想要做些什麼。可想了想,小寵物還生氣着,得先哄一哄了來。

出了研究所,車上,靳夜問道:“帶你出去慶祝,想吃什麼?”

“什麼都可以!”蘇錦洛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扭着頭,說是氣惱,還不如說是羞怒。

暫時不想理會他,誰讓他得意的。

時間還早,靳夜找了一家法式餐廳。

純法式的風格,蘇錦洛看了看身上隨意的襯衫和百褶裙,套了一件針織衫,腳上一雙簡單的白底彩繪板鞋。她以爲今天只是去研究所複查,爲了氣靳夜這段時間管她管得太嚴,就選了這身越顯青春活潑的衣服。

感到蘇錦洛頓住腳步,靳夜看她低頭的動作,板鞋上搞怪又不失藝術的板鞋,忍不住揉上她的頭,“放心,不會攔着你。就算你今天穿的是運動裝,也會讓你進去。”

“真的?”蘇錦洛滿臉懷疑,可眼中卻信任地跟着他往前走。等到r恭敬中帶着敬畏地稱呼他的時候,她就知道這家餐廳與他絕對有關係,因爲一般的尊貴客人,絕對不會讓r感到敬畏。

要麼他有入股,要麼這餐廳的老闆是他的朋友,能決定他們的去留。

果然,兩人剛進去,經理親自來迎接。

“,去您長用的包間嗎?”

靳夜看向蘇錦洛,她嘴角一勾,目光掃過大廳,纖手一指角落一處隱蔽,又能盡覽大半個大廳的卡座,有些調皮地說道:“不,就在大廳。”

她的眼中有着壞味,想看看熟人看到他和一個看起來未成年,實際上也未成年的小女孩在這種,近似於情侶餐廳的法式餐廳吃飯,會是什麼表情,他又會怎麼解釋。

經理看靳夜眼中寵溺的笑,很聰明地沒有詢問靳夜一遍,直接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親自將兩人帶過去,給兩人寫訂單。

等經理離開,靳夜才笑着說出蘇錦洛的打算,“想看我的笑話。”

蘇錦洛似笑非笑,“哪能吶!不是沒在正宗的法式餐廳吃過嘛!去包房多沒意思呀!”

“是嗎?”靳夜拉長了語調,玩味一笑,“怎麼我還記得有人曾跟我抱怨過,法式餐廳吃飯時間太長,把某人餓了好久。”

“啊,有嗎?”蘇錦洛乾笑一聲,回憶着。好像是有這麼一會兒是,是跟樸希槿出國玩的時候去的。

她笑着正想怎麼把這事給抹過去,突然目光一凝又飛速轉開。

速度很快,可那瞬間的停頓,也沒瞞過對她的瞭解深入骨髓的靳夜。他問道:“怎麼了?”

蘇錦洛壓低聲音,神祕兮兮地問道:“你猜,我剛纔看到誰了?”

“誰?”看蘇錦洛幸災樂禍的樣子,不是關係好的人。過來後不對付的,就是里根家族、吉斯家族和蘭瑞斯蒂家族的幾人,此時相信蘭瑞斯蒂家主和里根家主都煩着呢,傑妮·吉斯也不好過,也就只有一人了,“是塔麗·里根。”

“真聰明!”蘇錦洛笑眯眯地說道,“和塔麗·里根一起來的男人不是蘭瑞斯蒂家主,兩人之間雖沒有親密的舉動,可眼神很曖昧。”

“哦!”靳夜淡淡的應道,點點蘇錦洛的眉頭,“好啦,人家的是不關心。”

蘇錦洛眨眨眼,“難道你不想看蘭瑞斯蒂家主知道了後,他會是什麼表情。”他爲了這個女人可是放棄了懷孕的女朋友,知道被帶了綠帽子,不知道會不會氣得炸了血管。

想到這,她立刻拿出紙筆來快速地勾畫。寥寥幾筆,就將那男人的樣子畫了出來,退給靳夜,“你拿去查查。”

靳夜結果一看,淡淡道:“不用查了,我認識。是蘭瑞斯蒂集團的一個高層,他的得力手下,手中擁有一些股份。”

“噢!”蘇錦洛的嘴驚成了o形,這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

就在這時,她看到塔麗·里根跟着餐廳經理走了過來,就在他們相鄰的卡座。靳夜背對着他們看不到臉,而蘇錦洛,就算沒有影影綽綽的隔斷,也不認識她。

靳夜也有些意外他們會選這個位置,沒去包房可以說他們聰明,這個位置不易被人發現,就算抓到也有藉口。

餐廳的私密性很好,只要不大吼大叫,正常說話就算相鄰的位置細聽也是聽不清的。所以塔麗·里根兩人根本沒刻意壓低聲音,卻不知相鄰的位置,坐着的兩個不是一般人。

蘇錦洛離得較遠,聽得還斷斷續續,靳夜本就經過特殊訓練,將兩人的對話聽了個仔仔細細,還分心照顧蘇錦洛。

等那兩人離開,蘇錦洛才問道:“怎麼樣,他們說了什麼?”

靳夜勾脣,有些諷刺,“那個女人還真是狠心的。看里根家族和蘭瑞斯蒂家族不好了,準備勾結那男人卷一筆錢跑。” 冷莫言既而用腳踩實了誠傑宇的手,“是這只手嗎?剛剛是這只手摸了我太太吧,好。”

雅靈還未來得及再做阻止,誠傑宇發出撕心裂肺的叫,接着有骨頭碎裂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雅靈捂住了嘴,眼淚就此流下,難以相信所發生的這一切,她不斷地搖着頭。誠傑宇血肉模糊的手讓她的心碎成粉沫,全身一陣陣地抽痛。他的手,他的手,那是他用來調相機的手,用來拍攝最美畫面的手,用來表現幸福的手,此刻,那手上佈滿刺眼的紅!這紅,太過慘烈,太過無情,太過殘忍!雅靈唔唔地哭出了聲,如果可以,她真的願意代替他去受罰。

“冷莫言,你怎麼可以這麼過分!”她徹底崩潰,指着冷莫言尖聲控訴,睜圓的大眼幾乎要把眼前這個代表邪惡的男人吞掉。她的身體抖得厲害,牙根咬得咯咯作響,她的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周身散發着濃濃的哀傷。“放了他吧,冷莫言,只要放了他,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她幾近瘋狂,這樣殘忍的場景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給她一向堅強的心以沉重的一擊。她在控訴過後放低了身段,只要能救誠傑宇,她願意向他認輸!

“雅……靈,你……不要……不要……去……求……他!”誠傑宇低弱的聲音響起,傳遞着他的虛弱。

她看到,誠傑宇竟然撐起了身體,艱難地朝她爬來。“傑宇哥,你……”一路上,血跡斑斑,觸目驚心。雅靈實在不忍,她跪着迎向誠傑宇。“都是我,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害你成了這個樣子,傑宇哥,求求你,求求你一定不要有事,求求你……”

唔唔的哭聲變成嘶心裂肺的哀怨,雅靈捧着誠傑宇已經骨折變形的手,哭得肝腸寸斷。

“雅靈,別哭。”誠傑宇坐起,用沒有受傷的手摟住她不停顫抖的肩膀,“是我嚇着你了,對不起。”

他將她的身體擁入懷中,化開一抹艱難的笑,力求給她一絲安慰。一陣巨大的痛讓他的笑變了形,他只好用那只獨手握住她的手,給她以勇氣。雅靈沉浸在深深的痛苦中,她緊緊靠着他的身體,表達着自己的無助。

冷莫言殺人的眼神落在相擁的兩個人身上,周身散發着獸的氣息,他的拳頭再次握緊,指節咯咯作響。眼前的畫面刺激着他的眼眸,他驕傲的心被一刀一刀地剜割着。

“矍雅靈,你給我過來!”不知什麼時候,冷莫言掏出一把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誠傑宇的頭部。

“冷莫言,你還要做什麼!”雅靈用小小的身體擋住誠傑宇,悲聲問道。

冷莫言揚揚手中的槍,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如果你不過來,我會讓他的腦袋開花。”他用嘴比了一個?緄納?簦??終箍??雋艘桓隹?ǖ畝?鰲!熬拖褚桓鑫鞴希?磺瓜氯ィ??斕墓先柯?旆晌瑁?壞睾焐?然ɑ掛?潰?伊野桑?????!

毛骨悚然的笑只有地獄才能聽到,雅靈捂住耳朵,拒絕這個聲音的浸淫。

“過來!”魔鬼向她招手,綻開着血淋淋的笑,露出帶毒的獠牙。

“過來!”魔鬼張開魔爪伸向她,手上的槍再近一步,直頂誠傑宇的頭。“我數三聲,一……。”他從喉嚨裏冒出這幾個字。

“別,我……過……來。”幾乎祈求的語氣,雅靈伸出纖白無骨的小手,眼淚嘩嘩地流着,眼睛卻緊緊盯着誠傑宇的斷手。

毫不憐香惜玉,雅靈被冷莫言粗魯地拉進懷中。他隻手緊緊地固定住她的身體,拿槍的手往回收的同時瞄準了誠傑宇的大腿。

“你不是說……”

紜?

“啊……”

三個聲音同時響起,眼前飛起無數液體,銷煙過後,落在地面,點點滴滴,紅如梅花……

雅靈看到誠傑宇的大腿多出一個窟窿,汩汩的鮮血緩緩流下,浸溼了他灰色的褲子。“你不是說只要我過去就可以放了他,你怎麼能說話不算數!”雅靈糾起冷莫言胸前的衣服,尖聲質問,更多的淚水溼了她的臉也溼了他的衣。

“我說的是不打爆他的頭,沒說不打腿。”冷莫言若無其事地吹吹槍口,冷冰冰地說道。

“你簡直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去死吧!”雅靈怒斥冷莫言,狠狠地推他的身體,他如一座大山,竟紋絲不動。

誠傑宇躺在冷冰冰的地上,一動不動,如死了一般。

“傑宇哥。”雅靈想要去扶起他。

“你如果敢過去,我會真的要了他的命!”冷莫言沒有出手,冷冷的聲音成功地阻止了雅靈的腳步。

“你放心,他不會死的,但是我不保證,會不會因失血過多而沒了命。”冷莫言收回了槍,找了個地方坐下,一臉的淡漠,殺一個人於他,不過如掐死一隻螞蟻。

雅靈滿臉憤恨,她咬牙切齒地恨着眼前這個男人,要是有槍,她一定會毫不遲疑地打爛他的腦袋不!不過,她現在要做的是,不能讓誠傑宇死!

“你說吧,要我怎麼做才會救他。”血水越來越多,地上已經形成了一個血灘,無聲宣告着生命的流失。扭開頭,她好怕自己會失去理智。

“陪我去開記者招待會,對着記者的面,扮一對幸福夫妻。”

“好!”

還有別的選擇嗎?她咬咬牙,嘴裏傳來血腥的味道。

“過來。”冷莫言命令。

雅靈如靈魂出鞘一般,聽話地走到他的面前,面無表情。她的臉慘白得如一張白紙,頭髮早被冷汗浸溼,凌亂的髮絲胡亂地貼在背上,肩上和臉側,有的貼在臉頰,被淚水粘住,相當狼狽。

身上的睡裙皺巴巴的,沾染了血跡,襯托着臉上的狼狽,顯出了她的楚楚可憐。

伸出修長的指,細心地將貼在臉上的發一一掃落,拉拉她的睡裙,冷莫言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去洗個澡,換身漂亮衣服,化點妝,我等你。”

回頭看一眼依舊沒有甦醒的誠傑宇,雅靈駐足原地。

“快去吧,晚了救不了他,可別怪我。”拍拍她的背,示意她打開門。

門口站着四名服務人員,手裏拿着幾個盒子。“太太,請這邊走。” ----有感覺就投我一票

定好回家的車票,小鷗就安心的好好陪了外公幾天,搶了廚房做菜的活,好好的給外公做了幾頓美味,說實話的這趟回來,在外公家真沒好好待,上海就去了十多天,回來後又東跑西跑的,現在又要提前回去,不能再不陪陪外公了。

前世的小鷗回來就沒好好陪過外公,每次一到外公家住一晚上就跑到二姨家去了,因爲那裏有同齡人可以玩在一起,還有上了大學的表哥楓,想想那個時候的小女孩的心態,小鷗自己都真有些臉紅了,小小年紀不學好,哈哈。決定下動身的人數後,二姨就在廠裏打了長途給她姐夫小鷗的爸,說是大家要去她家玩,因爲人數太多,提前打個電話。收到電話的鷗爸這下可是忙起來了,家裏房間是挺多,可是架不住去的人多啊,牀都不夠,只能去廠後勤先借幾張牀回來,實在不夠反正也是夏天,就只能打地鋪了,小鷗的房間有祕密,不能加人,只能在別的幾個房間里加牀了。

一行人一起坐火車可真是熱鬧啊,因爲人多,小鷗的一大堆行李這下也有人幫着看管和搬運,小舅舅去了趟上海,成了小鷗最忠實的粉絲,生怕這小外甥女就會受點什麼委屈,火車要一天半才能到家,這麼多人的肚子又成了問題,幾家人分別不同的準備了饅頭、餅乾這些,而小鷗是準備了好些滷貨和一些水果,有斬成小塊的醬鴨,有辣雞腳,滷牛肉、滷豆幹,還有炒好的一大包榨菜品種不多可勝在數量多。因爲人太多也沒買到臥鋪票,大家就一起擠硬座,可是上車的地點不是起點站,一大羣人上車後並沒有全部找到座位,好在還不到大學生返校的時候,也不是大節大假,車上還不算是太擁擠,過了幾站後,居然還都找齊了座位,在小鷗美食的誘惑下,又把幾個座位給調整在了一起,這下可好了,小舅和二舅就主張要開始打卜克,二姨說她看東西和看孩子,小舅,二舅,二堂哥和二姨四個就開始了抓紅心。

小鷗換到了邊上的座位上,妹妹小文湊了過來,說是想吃東西,小鷗拿出了一些滷味放在小桌上另幾個表親也都圍過來,大家都熟慣,再加上都是小孩,除了辣雞腳拿出來的東西一會就沒分光了。

看着小鷗和小雅津津有味的啃着雞腳,楓表哥也伸手拿了一個想嚐嚐,可是當他咬下第一口時,那表情,真是叫人好笑,東西吐出來了不說,白淨淨的書生硬是成了關公臉——辣的通紅,那眼淚嘩嘩的控制不住就流下來了,可又不能扔掉手上的食物。小鷗看表哥那可憐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遞過去了紙巾,又遞過去摻有空間水的涼水壺,辣椒這玩藝,就是越喝開水越辣,喝涼水就好過多了,楓表哥狠狠的狎了一大口涼水,過了一會才感覺好受多了,看着暫時放回飯盒裏的雞腳,還有想吃的慾望,就這樣,一口水一口辣雞腳,再擦一把鼻涕眼淚的,楓表哥硬是把這人生中第一次完美進食辣椒的過程給完結了。一行的衆人看着楓表哥那樣,想嘗試一下滷雞腳的勇氣全給打消了。(小鷗滷的雞腳可是加了大把的空間辣椒、花椒滷出來的,超級好吃也是超級的辣)

即始小鷗準備了再多的吃食,也架不住人多,空間到是可以製作,可也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一天還沒過完呢,別說是滷味了,連帶去的饅頭餅乾都全吃光了,沒辦法,小鷗只好掏錢給買火車上售貨員推來的快餐,那個難吃啊,沒法,除了小鷗和小雅,別人都還吃的可香了。連着吃了二頓列車快餐,小鷗都感覺要燒心了,堅決不再吃午餐了,寧可餓着喝白水也不再碰那些食物,一直餓到第二天午後到家,把小舅看得心疼壞了,他可是知道這外甥女嘴有多挑剃的。

一行十三人在路程上一天半後終於到了小鷗家所在的小車站,老爸,二姐,小弟都來接站了,浩浩蕩蕩的一羣人從唯一的進廠公路上進了廠門,那個時候正是上班時間,馬路上都是上班的人羣,看着老柯家這一大家人帶着一大羣的人,就有人開始打聽了,一打聽都知道是老柯家三丫頭回來了,還帶回了一堆的親戚,這其中各種心思都不去猜想了,反正這種廠的這種事根本不算祕密。

回到家裏,小鷗就看見老媽和大姐在廚房裏忙乎,客廳裏已經擺了一大一小二個桌子,一個是新圓桌,一個是原來的舊桌。

小鷗和小舅說了一下,幫着把東西搬上三樓的房間,反正有老爸和二姐會招呼客人的,小鷗只要幫着做廚房事就行了,小鷗走到廚房裏:“老媽,大姐,我們回來了。”小鷗就準備洗手幫忙。

大姐推開了小鷗:“坐了這麼長時間車,累了吧,先去洗洗休息一下,這裏不用你幫忙。”

小鷗湊近老媽身邊,從她剛盛出來的紅燒排骨裏抓了一塊塞進嘴裏,鷗媽拍了一下她的手:“你還知道回來啊,在那邊鬧這麼大的事,你咋能要你大堂哥他們搬出去呢。”小鷗心想肯定是大堂哥有寫信或是打過電話告狀了,但肯定是沒說全事情。小鷗就把老房子被別人養豬,樓梯和牆面都損壞的厲害,要人牽走豬不牽,還要打人的事全說了,最後還把殺了一頭豬的事也說出來了,老媽聽到這才沒繼續說下去。

中午一大家十多個人分成了二桌,大人一桌,小孩們一桌,菜都是一樣二份,一桌一盤/碗,這麼多的盤碗估計有好些是新買的,至從小鷗媽媽隨軍後還是第一次在家裏召待這麼多親朋,鷗媽忙了一早上,雖然累可是也開心,幾個姨也是勤快人,幫着端盤端碗的。

飯桌上是熱鬧非凡,大人的桌上開始拼酒,喝的是小鷗空間裏拿出來的白酒和果酒,小孩們是喝的用空間井水對衝兌的果珍。媽和大姐還在廚房忙碌着,小鷗想幫忙也不讓,只好坐在小孩桌自顧自的先吃了一碗飯,然後才慢條思理的喝起了果珍。衆親朋都認爲是鷗**燒菜水平實在是高超,滿桌的菜盤盤各有特色。

大人桌上是聊着過往,聊着現在的家事,也說着各種種樣的馬路消息,空間釀出來的燒酒,喝起來沒感覺,可是後勁不小,再加上坐了一夜火車,幾個男人都喝得暈暈的,二舅、小舅,還有楓表哥,和二舅的兒子被按排在了一樓的房間,裏面已經橫豎擺放了大小的三張牀,三樓緊挨着小鷗房間的安排了三姨,二姨和她們各自的二個女兒,而大舅家的表姐則安排去了和大姐同塌。當安排完這些,鷗媽才覺得少鬆快了一些,可憐的大姐在操勞了一上午之後還要繼續收拾殘局,不過大姐心裏很開心,因爲小鷗早就偷偷告訴她,說是從上海給她買了好多禮物,等有空時再上樓去看。

小鷗自從搬來這新屋,就給自己的房間上了鎖,除了自己和老爸,沒人能隨意進屋,老媽都進不去,從上海帶來的禮物都放在了這裏,二姐小莉早就心癢癢的等在露臺上,可小鷗說一定要等大姐空下來了一起拆禮物,從來不下廚房的二姐小莉再急也沒辦法,只能耐心的等。當小鷗拿出給她們各自買的布料,最新款的連衣裙時,大姐二姐都高興壞了,最後小鷗拿出了二個錦盒,二姐最急,伸手拿過來就打開了,當看到那鑲嵌着紫色翡翠的白金戒指和耳環時,嘴張着是半天沒有合攏。

小鷗看着大姐二姐開心的表情說:“這戒指和耳環有三付,我們一人一付,是老爸在上海安排下的,小妹那裏等再大一點再給她,這東西你們自己保管好。”

“大姐,二姐還有一件事要你們配合。”

“什麼事?”

“姨、舅他們是我請來的,老爸今年50歲的,具體是哪一天我們不知道,既然知道了,就辦一次,過得熱鬧點好不好,但是不能先讓爸知道,媽那裏要是能保密就保密,保不住了也要封住**嘴,讓她別露餡了。”

大姐:“我好象記得爸從來沒過過生日的,是要好好辦辦。”

二姐:“你們咋說我咋辦,反正下廚房的事我不在行,我只管搞好家裏的衛生就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