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修晴特無語,臉紅得像煮熟的蝦子。這孩子……駱北辰心大樂,這孩子太識相了。狐狸一笑,他已經攬住她的肩:“就讓笑笑和奶奶培養培養感情吧!”

“奶奶的房間最漂亮了,還有很多好吃的!”駱夫人抱着笑笑邁上樓梯,回眸對兒子*的擠了擠眼睛,走了。

駱南星終於緩過來,看看這氣氛,也覺得不宜再當電燈泡,胡亂尋了個理由也走了。偌大的客廳裏,就剩下駱北辰和沈修晴。

這是沈修晴第一次來這裏,有些不習慣,看着女兒被人哄走,嘴巴更是張成了o型。駱北辰好笑的搖搖頭,粗礪的手指撫上她的紅脣,啞聲道:“放心,媽咪帶小孩很有一套。今晚你就當放個假!”

“哦……”不知道爲什麼,沈修晴覺得有些無語,這一家子也太熱情了吧?她何德何能,得到如此待遇?

“走吧!”低頭在她額上印下一吻,駱北辰拉着她回房間。他的房間很大,除了配套衛生間陽臺以外,還設了個小客廳,非常適合過二人生活。

駱北辰看着不在狀態的沈修晴曼妙的側影,只覺得小腹一陣膨脹…… “我曾經以爲小姐只是因爲不想過早的出嫁。;”卡西迪奧 低聲道,“既然是這樣,1卜姐不若與少爺再好好談談,我想,少爺一定會理解你的想法和行爲。”

,“那麼你呢?是跟着我闖蕩娛樂圈,還是留在投資公司主持大局?”顧幻璃垂下頭,輕聲道,“或者,就像過去那樣,做你喜歡的事情,幫助那些更需要幫助的人。我實在沒有資格利用和壓榨你。”

,“這至少證明我在你心裏還是有價值的,不是麼?”卡西迪奧輕撫着她的髮絲,眼中沒有一絲責備,有的,只是那濃濃的疼惜。,“其實,就算我想留下,也總該給你〖自〗由翱翔的機會。上一次的離家百六十一章 未來(下)出走,警醒的人不但是少爺,也是我。”

顧幻璃擡頭,愕然道”“你?”

“是啊,至少你已經是成年人了”卡西迪奧眼底的光有些黯淡,他喃喃自語道,“你一直是成年人,只是外表容易讓人遺忘了你的實際年齡。”

“是。”顧幻璃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如果真按照實際年齡論,那麼,你就是我爺爺的爺爺的爺茶……,…”

卡西迪奧隱去眼中波動的情感,只是溫柔地凝視着她精緻卻又顯得有點兒忱鬱的五官,無奈道”“1卜姐,你確定自己不是在罵我麼?”

就在這時,二人聽到汽車駛來的聲音,擡頭望去,正是顧天熙的座駕。顧幻璃怔怔地望着,脣邊地笑漸漸地失去溫度,眉宇染上一絲悲傷”“無論我爲自己的行爲冠上多麼光面堂皇的理由,終究是違背的哥哥的命令。或許自始至終,我對他,一直是陽奉陰違。”

顧幻璃看着緩緩向她走來的顧天熙,心裏涌上莫名的恐懼,突然間覺得哥哥離她好遠好遠……

這樣的冷戰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未來(下)哥。”顧幻璃些許躊躇地走上前,想要微笑,但是,看着顧天熙略顯冷漠的臉色,不由自主地咬着下脣,努力剋制自己的悲傷。

,“整個假期,我們都這樣過下去麼?以前不管你多忙,至少我們還可以坐下來一起吃晚飯。可現在不管我去哪兒,做了什麼,哥哥一點都不在乎……”

顧天熙看着她脣上的血絲好似在控訴他不是一個盡責的好哥哥猶豫了一下,終是低聲道,“我知道最近因爲公務而忽視了你,以後我會早點兒下班陪你。”

,“我不是要哥哥抽出時間陪我,我只是希望希望哥哥能像以前那樣支持我,信任我。”顧幻璃低喃着,眼淚已經涌出,任何偉大的理由都只是藉口,她只是捨不得這份溫暖,捨不得這個人。

就算全世界都對自己失望又如何!只要哥哥信任她就足夠了。同樣,就算全世界都贊同她的觀點只要哥哥懷疑她,她就會覺得一無所有。

,“我知道自己的確是太過任性,哥哥不原諒我也是對的”顧幻璃苦笑着,拖着虛浮的腳步轉身離去。

顧天熙看着她遠去的背影無力地嘆了口氣,當初他的本意只是想借婚事讓妹妹離驂奕臣遠點。他都看不過去的人怎麼可能讓妹妹接近,卻沒想到,她不但一怒之下離家出毒,還把他早已替她安排的軌跡完全弄亂。

回到書房,顧天熙頰唐地坐在椅子上,閉上苦澀的眼睛,腦海中閃過一幕幕幼年時的畫面。

“哥哥”女孩兒嬌小的身子撲進少年的懷中。

俊雅的少年微微俯下身,將年幼的妹妹抱起,“不是說過不許在草地上亂跑麼?若是摔倒怎麼辦?”

女孩兒嬌憨地笑着,眼睛亮晶晶的,她環着少年的脖子,軟軟糯糯地說道”“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小璃戴了蝴蝶結,1卜璃把自己送給哥哥做禮物。”

似乎,有風吹過。

櫻huā漫舞中,似乎有誰牽着手跑過人羣。

顧天熙扶着一陣一陣抽痛的額頭,眉宇間的憂愁卻漸漸地散去,眼眸恍若星子般璀璨。無論妹妹想要做什麼,他都會守護她,一生一世。

海散發出魅惑人心的藍色光芒,在月光下閃爍着。淡淡的,一層白色的面紗遮住了它的容顏。似真似幻,迷離動人。

此刻,夜已深,顧幻璃坐在窗邊還沒有要入睡的意思。

“小璃,你該不會想在這裏吹一夜的冷風吧?”顧天熙的語調依舊冷漠,只是他的眼眸中,閃爍着淡淡的溫柔。

顧幻璃沒有回頭,只是輕聲道,“哥哥不在的時候,我每夜都是這樣過的。”

“離家出走的人是你,現在一個人生悶氣的也是你,我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把你寵的如此任性和。”

,“我只是不想隨隨便便嫁給一個陌生人,更不想和一個完全不熟悉的人締結那種註定會痛苦甚至是離婚的婚姻關系。”中,看不清顧幻璃的表情,但從她的聲音中可以感受到她的堅定。

,“1卜璃,你還只是個孩子。要知道,愛情並不是的全部,哥哥只是希望你能安穩的生活,衣食無憂。”

顧幻璃垂着眼,墨色的眼眸,靜靜地,“哥哥又不是養不起我,何況,我自己也能養自己,爲什麼非要靠別人給我幸福呢?”

聽着妹妹的話,顧天熙啞然失笑道”“那賴在哥哥身邊又算什麼呢?”

顧幻璃回頭微嗔道,“因爲你是我哥。”顧天熙突然笑了,淡淡的笑容在裏顯得格外溫暖,“是。所以,就算生氣,就算不滿意,也還是要護着你,對吧?”

,“如果哪天,哥哥反抗父親安排的政治婚姻時,我會堅決的站在哥哥這邊,才不會像哥哥這般不講既沒兄妹情誼又不講義氣呢!”顧幻璃不想和哥哥討論那些高深莫測或是富有哲理的話,如果哥哥覺得她任性,如果任性能減少尷尬,她寧願繼續這樣的幼稚。

“說得倒是挺好聽,只是,你我之中如果必須有一個人接受政治婚姻,那麼,你覺得該是誰?”顧天熙偏着頭”這樣問道。

“我。”顧幻璃毫不猶豫地回答。

這個傻丫頭啊!顧天熙伸出手,將她擁到懷中,心裏明明有很多話想說,但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該從何說來。

白色的紗簾在夜風中舞動,顧天熙輕輕地嘆了口氣,“我特地從巴黎頂了一件衣服送給你,我想一定十分合適。”

謝謝哥。每次都麻煩哥幫我挑選衣服,我真得很高興”一句話讓顧幻璃憂傅的臉唰一下亮起來,她笑着”彎成月牙形的眼睛裏洋溢着快樂的光彩。

顧天熙對於妹妹的反應很滿意,“我這次訂得是禮服。婚禮正在積極籌備當中,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麼?你只要將一切都交給哥哥安排就好了。”

“原來是這件事情。”顧幻璃的臉略得一下白了,墨色的雙眸頓時黯淡下來,她垂頭喪氣地囁嚅着,“哥,我關於這次的婚事我上次跟你提過我想要進娛樂圈……”

“還沒有放棄這個異想天開的主意?”顧天熙的聲調陡降,連眼神忽然變得凌厲無比”如刀光一般犀利,渾身散發出一股冷意。他的詢問帶着責備和在意,“小璃,哥哥希望你可以衣食無憂,過着無憂無慮的日子,這個婚事是爲了你好。

雖然難免會覺得寂寞,但爲了你的幸福”我不能太過自私。”

“哥哥真的會覺得寂寞麼?明明一天到晚提議送我出國深造或讓我去其他國家工作,好像恨不得將我一腳踢開。”顧幻璃的表情很無辜,看不出一點針鋒相對的味道,言語卻很凌厲,直直地刺了回去。否則,她會哭出來,狼狽的哭出來,用哥哥最厭惡的方式哀求他收回命令。

顧天熙的眼中閃過一抹柔色,“1卜璃,哥哥只是希望你能夠幸福快樂。”

她微微一愣,心中莫名掠過一絲酸澀。哥哥真得瞭解她所需要的幸福麼?哥哥真得知道她的小小夢想麼?明明只是想永遠留在哥哥身邊,爲何這樣難?爲何哥哥總是要把她推開,把她放逐,把她扔在角落裏。

她也知道,只要哥哥再多說c句,她就會立刻妥協。因爲,她不願看哥哥爲難,不願讓哥哥失望。

可是,這和把她送到美國上學不一樣。那時,她還小,她可以依賴哥哥,她有家可以回,她可以努力再努力,只要讓哥哥認同,就可以回家。但嫁人之後,且不說教子,首先,她已經沒有資格回家,沒有資格陪在哥哥身邊,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得到哥哥任何一句話一哪怕是責難。

所以,現在,還不是認輸的時候。深吸一口氣,顧幻璃喃喃道,“可是我根本沒有辦法接受這個所謂的未婚夫……”

“我見過本人,你大可放心。他是個品格端正,個性溫柔的好青年,二十六歲,氣質出衆,絕對是一個值得託付終身的好對象。”

“二十六歲?”臉上掠過哀傷的表情,顧幻璃頓了頓,接着說,“對我而言,這樣的年齡,完全是大叔。”

“不可以說這麼失禮的話!”顧天熙的聲音裏已經帶着危險和警告的意味。

“對不起”顧幻璃緊張地雙手交握,面色蒼白得有如失色的huā瓣,“不過對我而言,的確是太老了一點,哥不覺得麼?”

“這不是重點。”顧天熙冷淡地揮了揮手,“父親和母親商量好了,婚期就預訂在明年,這門親事結成之後,對雙方企業的合作有正面影響,關係也可以比之前要緊密許多。顧氏企業現在面臨到許多危急,需要外在助力才能度過這些難關,你也不希望眼睜睜看到我們家道中落,對不對?”

他淡淡一句話將殘酷的現實擺在顧幻璃面前,然後,將最沉重的砝碼輕耳地放在名爲良心的天平上,“父親的意思是儘速辦理這件婚事。”

“莫名其妙地塞給我一個未婚夫,還說什麼儘速辦理婚事這太讓人難以接受了”心中掠過一絲絕望,顧幻璃的咬着嘴脣,眼裏濛濛一層霧氣,“我不認識他,不愛他,就這麼盲婚啞嫁,就這麼和一個陌生人過一輩子。哥,我人生的全部只爲爲了這些?”

顧天熙凝視着她淚光盈盈的眼眸”“你已經習慣了養尊處優的日子,如果不幫你找個好對象,難道你可以自己養活自己?”

“我當然可以!我可以自己養活自己,甚至是發展出比哥哥更強大的事業。”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氣直視着哥哥,顧幻璃淡淡地說着自己的想法,嘴角揚起一抹身爲顧家人應有的自信的微笑,“我跟洛雲商量過,她和蕭大哥可以協助我進入娛樂圈。”

“看來是阻止不了你了”他沒有再責備她,而溧亮的側顏之上,那薄薄的脣角終於放鬆的勾起,“你真得想當今藝人?”!!!;

-------------

------------- 一大早,麥俊軒就把藍若菲叫到了辦公室。

藍若菲無奈地搖着頭,幾乎每天都要去總經理辦公室報到,公司裏面已經有很多看不慣她的人了。

有什麼不能在電話裏說嗎?藍若菲想起被記者圍攻的事,其實該感謝的人是他。

可是她不願意成爲全公司的公敵。

“總經理,您找我來有什麼事?”藍若菲一副公式化的語言。

“你的態度真讓我傷心,我找你來當然是因爲好事。”麥俊軒的心嚴重地受傷了,這個女人每次都是無視他。

“請總經理明示!”藍若菲不喜歡猜謎,她也不希望自己成爲揣度別人內心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被人尊重的祕密。

麥俊軒迴歸到正題上,說:“也不是什麼大事,是一個國外的職業培訓,公司已經把你列爲了重點栽培對象,這次打算推薦你過去,爲期一年。”

那麼突然?她一點準備都沒有。她也知道出國培訓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但是她走了,心心怎麼辦呢?她是無論如何都放不下心心的。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我已經幫你解決了,保證你沒有任何後顧之憂。”麥俊軒胸有成竹。

在發掘自己對這個女人的感情有點不一樣的時候,他沒有阻止,反而讓它一步步地發展。

他好不容易才看上一個女人。儘管這個女人還帶着一個拖油瓶。

“總經理,我……”藍若菲還是不相信會有那麼好的事情降臨到自己身上。從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大概就是伴隨着嫌棄的吧。

“不要總是疑神疑鬼的,總之,相信公司的安排,對你以後也是有極大的幫助的。”麥俊軒敲着自己的腦袋,好不容易想爲她做一件事,居然那麼難。

藍若菲支支吾吾地回答:“我只是怕我自己能力不夠,畢竟我來公司才沒幾個月,論資歷是比不上公司的任何一個人的。”

是啊,僅僅是她所在的部門來說,每個人都身懷絕技,這樣的職員放在哪裏都是搶手貨。

所以,藍若菲在他們面前,根本一點競爭力都沒有。

或許會有很多人說她用了不正當的手段吧,或許她的名譽會掃了一地吧。總而言之,接受這個培訓的機會對於她來說,是把雙刃劍。

“不要擔心了,這個決定當然是總覽全局才做出來的計劃,你不要瞻前顧後的,你現在只需要告訴我,你到底願不願意?”

“能給我一點考慮的時間嗎?我需要考慮一下!”

藍若菲走出了辦公室,出國培訓很適合她現在的狀態。雖然也能按部就班地完成工作,可是她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或許少的是心中的那份平靜吧,也許離開,對於她來說才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江小雨唧唧咋咋地說:“若菲,你不知道季恩佑明天就要去跟方瑜結婚了嗎?你要眼睜睜地看着他成爲別人的男人嗎?”

“我不願意又有什麼辦法,我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季恩佑這回恐怕也是沒有選擇。”

藍若菲知道季恩佑身上揹負的是什麼,愛他就要放手,她寧願自己一個人承受所有的委屈。

“我真搞不懂你們,相愛的兩個人有什麼困難是不可以克服的呢?你都沒有努力過,怎麼知道自己不行呢?”

江小雨發揮着知心姐姐的作用。

“你就不要再炫耀你的美好生活了,我現在真的很羨慕你,我相信過去的苦難都是值得的,總有一天,我也會過上我想要的生活。”

“可是……”

“別說了,我餓死了,我們去吃飯吧!”

藍若菲混了過去,身邊人的勸說,總是讓她躊躇不前。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她現在還看不清,只想自己認真做一次決定。

“今晚他們哥幾個爲季恩佑辦了結束單身派對,你要不要去看一看。”江小雨猶豫着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她,季恩佑是陳斌的好朋友,她今晚也不能不出席。

如果是真的斷了的話,最好趁着這個機會。

“我去有點怪怪的,你們好好玩吧,我沒事的。”她的心彷彿是在滴血,她也一天天數着他要結婚的日子,到後面的時候,她自己已經哭成一個淚人了。

江小雨看着她這副溫吞的樣子就來氣,“姐姐,你能不能有點表情?不要那麼淡定好不好?我現在幾乎都有點懷疑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季恩佑。”

“其實我也不知道。”藍若菲狠狠地咬了一口菜,違心的話讓自己味同嚼蠟。

她很迷茫,很矛盾,心中的兩個天使一直在暗自較量着,以便讓她放手去追求更加美好的未來,一邊讓她鼓起勇氣去試試抓住自己最後的幸福。

到最後,可能結果是兩敗俱傷吧。

小孩子睡得一般都比較早,藍若菲哄着心心入睡。小家夥臨睡前還是會唸叨着季恩佑這個人,不過最後她還是迷迷糊糊地睡覺了。

就讓他們在美麗的夢中相會吧。

藍若菲看着手機上的時間,已經快九點了。她是知道的,他們這羣人通常都是很晚才出去瀟灑的。

江小雨拗不過她,也放棄了勸說。

她獨自一人坐在簡陋的客廳裏面,看着分針旋轉。沒想到時間竟然過得那麼快。

高檔酒吧裏。

季恩佑已經被他的好兄弟灌了很多瓶酒了,他推脫着:“不行了,我不能再喝了,你們不要再灌醉我了,越喝越難受。”

“你可是千杯不醉,今天怎麼區區幾瓶酒,你就推了?是不是故意的?”林辰不悅地說。

他們這幾個兄弟幾乎是從小穿着同一條褲子長大的,歲月蹉跎,沒想到都已經邁入了結婚的年齡了。其中陳斌就淪落爲衆人的笑柄。

衆人馬上把矛頭指向了陳斌,陳斌當即意識到不妙,尤其老婆還在一邊跟兄弟幾個帶來的女伴聊天,他更是不敢放肆。

“我喝酒還不行嗎?”陳斌無奈地說,今晚回去一定要好好地壓榨自家老婆才對。

一瓶酒蠻幹,陳斌倒扣着酒瓶子,樣子別提多帥氣了。江小雨怒氣衝衝地跑過來,搶了他手中的瓶子,質問着:“陳斌,想故意喝醉耍酒瘋是不是?老孃再也不吃你這套了!”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頂多我今晚讓你折磨算了!”陳斌無賴地說。

江小雨滿臉通紅,這個男人怎麼什麼時候都說這些?還嫌丟人丟得不夠嗎?她撇撇嘴:“有什麼事回家再說,不要再外面丟人現眼。”

林辰哈哈大笑着:“陳斌啊陳斌,我以前只是聽說而已,沒想到今天終於看到現場直播了!”

“林辰,你別笑我,你也會有這麼一天的,搞不好你以後比我還慘!”陳斌拉着老婆親暱着,隨後馬上補了一句:“你們是不是搞錯對象了?今晚恩佑才是主角!”

季恩佑看着這對活寶夫妻的打鬧,其實他不知道多珍惜。曾經這樣的機會也擺在他的面前,只是他沒有好好珍惜。

而今,只能淪落到空悲切的地步了。

他說越喝越難受,何嘗不是心裏越來越難受呢?

儘管他有能力阻止這場婚禮,但是愛的那個人拒絕了他,他還能怎麼辦呢?

林辰不滿地說:“陳斌說得對,恩佑,你才是今天的主角,聽說你要娶莫家千金,你小子有福氣,可佔據了c市新聞的全部頭版。”

“我給你好不好?”季恩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別別別,我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我還是去衆裏尋她千百度,慢慢地煎熬吧。”林辰心生一計,看着恩佑這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這場婚禮一定有隱情。

“我們來玩真心話大冒險怎麼樣?”

衆人都表示了贊同。

酒瓶子第一次就指到了季恩佑的面前,“有什麼儘管問吧。”

“你的***的尺寸是?”林辰壞心眼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