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未分類

「拿著這權杖的精靈是誰?真是美死人了。」……

迪拉一臉肅穆,回頭最後瞥了一眼木白等人,背後上忽地伸展出一雙潔白的羽翼,看上去是如此聖潔莊嚴,身子頓時急速朝山峰上飛去。

幾乎是所有男子,當他們見到迪拉的身影時,一時看得呆了,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剛才迪拉手裡拿著的是什麼權杖?」木白吃驚的對貝琳達問道。

貝琳達微笑道:「這是女王權杖,是我們精靈族的神器!」

木白這才恍悟的點了點頭,心裡多少踏實了幾分,迪拉擁有神器幫助,實力至少可以提升好幾個檔次,只要對手不是神級,因該還有戰勝的希望。

……

擂台上,一臉囂張之色的比蒙王,忽然見到迪拉的身子降落在身前,頓時怔了一下,望著個頭不到自己膝蓋的迪拉,他旋即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道:「這就是精靈女王嗎?看來精靈族真的是即將走向滅亡了,連女王都只剩下這點實力,也敢來參加盟主選拔,哈哈哈,笑死本王了,本王只要動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你。」

迪拉氣憤的哼了一聲,將手中的權杖橫在胸前,抬頭盯著比蒙王道:「我是不會讓木白哥哥失望的!我一定要他看著我打贏比試!」 「木白哥哥?呃?」比蒙王聽得一頭霧。

三位門主見到迪拉后,目光同時都盯在了他手中的那根女王權杖上。在遠古時間,上一代的精靈女王正是憑藉這權杖,領導著整個大陸,它的力量很神秘,現在根本沒人了解這權杖到底有多厲害。

就在這時,一道聖潔的光色光芒,宛如匹練一般衝破長空,轉眼就降落在了擂台上。

光芒消逝,現出了一名老者的身影。

這老者披散著一頭柔順白髮,雖然年紀看上去已近花甲,可他臉上的皮膚卻看不出一絲皺紋,反倒極紅潤細膩,臉上掛著和藹可親的微笑,讓人看了一眼后,竟有種如同沐浴春風,心裡受到極大洗禮的感覺,他一雙漆黑眸子,宛如寶石一樣明亮,隱隱閃現著智慧神光,身上穿著一套修長柔然的白色絲袍,一雙如女人般白皙的雙手放在小腹上,正靜靜打量著擂台上的眾人。

「信仰偉大的光明神,可以讓你們的靈魂永不墮地獄。」老者嘴裡忽然冒出一句古怪的話,聽得眾人目瞪口呆。

而這老者,就是光明聖殿的教皇,波塞頓。

「他也修鍊到偽神級了!」

三位門主目光驚訝無比的盯著波塞頓,心裡很震撼。

……

「光明教皇波塞頓,擁有五千多年的修為,他的實力因該和比蒙王不相上下。」大祭司的聲音忽從木白身旁傳來。

「大祭司。」

木白和寒煙等人皆都吃驚的望著走來的沃羅芬恩,不知道她來這裡幹什麼。

沃羅芬恩含笑點頭道:「木白,一段時間不見,你的實力又長進了很多啊,真讓我吃驚。」

木白奇怪道:「大祭司,你找我們有事么?」

沃羅芬恩微笑道:「上個月你結婚,我還沒來得及祝福你們夫婦,今天正好有機會,就過來看看你們。」說著,她上下打量了一眼木白身邊的寒煙,道:「嫁個這個男人,是你的福氣,也是你的凄苦。」

寒煙臉色悄然變了一下,不知道這大祭司後面的話是什麼意思。

沃羅芬恩對木白傳音道:「孩子,你也不用隱瞞我,你想幹什麼,我心裡很清楚,但你要考慮好後果,可能你這輩子都無法再見到你的妻兒了,為了他們,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干。」 木白淡淡道:「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

沃羅分恩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要是我告訴你,這麼做的後果只有死路一條,你還會去做嗎?」

「會。」木白幾乎是沒有猶豫的回答道。

沃羅芬恩明白了木白的決心后,便不再多言,臉色首次凝重起來,望著山巔的方向,說道:「這光明教皇也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我無法預知到他的來歷,但有一點我很清楚,他絕對不是天恆大陸的人,因該是來自另外一個位面才對。」

「來自另外一個位面?」木白等人聞言大驚。

沃羅芬恩點頭道:「不錯,除了光明教皇以外,瑪雅帝國的暗黑教主巴赫特因該也是來自其他的位面。波塞頓傳承給光明聖殿的光系魔法,在大陸上歷史上沒有任何記載,好像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創造的一樣,還有巴赫特修鍊的暗黑法術,以前也沒出現過。在精靈族統治時期,人族修鍊的魔法,都是從精靈身上學習而來,而這兩個人卻開創了另一個先河。」

木白摸著下巴道:「從另外的位面而來,還且還在大陸上建立起了一個龐大的勢力體系,他們要幹什麼?難道是……」說到最後,他的臉色頓時變了,駭然轉頭望著貝琳達。

貝琳達身子一震,已是驚出些許冷汗,比起站在明處的敵人,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才更為可怕。


寒煙和地龍、奧古斯丁等人聽得稀里糊塗了,這話里的意思,也只有貝琳達和木白兩人才懂。

沃羅芬恩道:「所以這次盟主選拔,一定不能讓這兩個傢伙勝出。」

木白點了點頭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可這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

……

波塞頓出現不久,矮人王亞歷諾斯渾身包裹在一團渾厚的鬥氣中,亦是降落在了比蒙王對面。

他那矮小的個頭,在比蒙王眼前就和螞蟻一樣渺小,比蒙王連多瞅他一眼都甚為不屑。

矮人王這次參加盟主選拔,志不在盟主之位,而是出於一種好強的戰鬥心裡,想要試試這些大陸高手的厲害。

他自己的實力雖然只有皇級中階,但身上卻有兩樣神器。一樣是他手中握著的雷神之錘,另外一樣就是他身上那套漆黑緊密的鎧甲,名為斗神鎧。 波塞頓的眼角目光微微瞥了眼亞歷諾斯,隨後轉移到迪拉身上,眸子倏然一亮,閃過些許奇異光芒。

迪拉也同時注意到波塞頓的目光后,心中不知道為什麼,竟感到了一絲恐慌和不安。

現在六位參加盟主選拔的挑戰者,已經到齊了四位,就差暗黑教主巴赫特和龍族的族長穆特了。

擂台上的眾人靜心等候不久,整個領域的天空突然變得一片漆黑,一片漆黑的黑雲漩渦從遠方急速飛來,好似將這天吞噬了一樣,成群的烏鴉跟隨在這片黑雲身後,一股強大恐怖的黑暗氣息讓所有人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是暗黑教主來了!」

克萊蒙抬頭望著那片黑雲漩渦,只見那黑雲漩渦中央,隱約露出了一張邪惡猙獰的巨大臉孔,從中傳來一陣凄凄冷笑。

「他是半神!」卡斯提爾臉色一變。

當那片黑雲漩渦籠罩在擂台上空的時候,所有人都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放佛開始倒轉,心頭莫名的壓抑、驚恐,那些修為較低的門徒,根本無法抵擋這強大的黑暗氣息,個個半跪在地,大口的喘氣著,臉上冒出一層冷汗。

「哈哈哈——哈哈哈——」

「波塞頓,終於有機會和你交手了。」

巴赫特的聲音從那黑雲漩渦中傳來,旋即只見那黑雲漩渦中心,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從中射向擂台,空中那團黑雲和光柱瞬間同時消散,眾人的視線也恢復了光芒,只見那擂台上多了一名穿著黑色紋路長袍的中年男子。

這中年個頭比正常人高出很多,骨骼粗壯,高高的衣領遮掩住了半張臉頰,他的臉色很蒼白,好像死人一樣,那雙藍色眼眸宛如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般,右手上拿著一根兩米長的彎曲法杖,這法杖上鑲嵌著一顆拳頭大小的黑色寶石,散發出的暗黑氣息極為驚人。

迪拉和比蒙王等人見到這位傳說中的黑暗教主后,臉色不由都綳得緊緊的。

波塞頓眉頭微微皺起,目光變得極凌厲,宛如刀子一樣盯著巴赫特,冷冷一笑道:「你來了。」 巴赫特轉過身子,直視波塞頓的目光,氣勢絲毫不被他所壓倒,用那沙啞的嗓音冷冷說道:「我是為你而來,什麼盟主挑戰我無所謂,能夠打到你就夠了。」

「哈哈,這還要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

「試試就知道了。」


兩人間的氣氛頓時劍拔弩張。

比蒙王等人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

「咳……」

卡斯提爾乾咳一聲,提醒道:「各位,這次盟主選拔,是由我們四位門主做見證,你們的對手將會抽籤決定。」

「嗯?」巴赫特聞言,滿含殺機的臉色這才稍稍鬆弛下來,和波塞頓之間的氣氛也變得緩和多了,打量一眼卡斯提爾等三人,說道:「怎麼只有你們三個?只有有四個的嗎?」

卡斯提爾笑道:「凱撒那傢伙有事不在這裡,這裡有我們這三個老傢伙就夠了。」

比蒙王不耐煩道:「那還啰嗦個屁,馬上開始抽籤,老子第一個來。」

「可以開始抽籤了嗎?」波塞頓亦有幾分期待的問道。

卡斯提爾道:「還差一位。」

他的話剛說完,半空中傳來一聲嘹亮龍吟,只見一條七彩巨龍展開雙翼,急速飛翔了過來。

「嘭。」

龍族族長穆特的身子穩穩落地。

擂台下方,上千隻前來觀戰的巨龍一齊仰頭怒聲咆哮,震動著整個空間,為穆特吶喊助威。

「哈哈,我因該沒有遲到吧?」穆特打量了一周周圍的人後,興奮的大笑道。

卡斯提爾搖了搖頭,隨即和身旁的另外兩位門主忽視一眼,三人同時微微點頭,哈米倫走上前,從袖子里拿出六根木簽,對身前的比蒙王等人說道:「我這裡有六支簽,這裡面有三組數字,分別是1、2、3,抽到同一組數字的人視為對手,按照數字順序開始比試,你們沒意見吧?」


六人微微點頭,比蒙王上前伸出那粗壯的右手,用兩根尖長的指甲,輕輕從哈米倫手中抽出一張木簽,只見簽尾上有一個醒目的『2』數字。

「老子是2,哈哈哈,看誰敢和老子抽中同一組。」比蒙王在迪拉等人眼前晃了晃他手中的木簽,一臉狂傲的大笑道。 這六人中,從氣勢上來看的話,因該是比蒙王最為霸道強大,波塞頓排在第二,穆特排在第三,巴赫特排第四,矮人王排第五,最弱的是迪拉。

……

「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地龍偷偷對木白傳音道。

「那就現在吧。」木白臉上閃過一絲濃厚殺機。

身旁的奧古斯丁都轉頭驚訝的望了木白一眼,不知道木白怎麼突然間會露出殺氣。

只見站在原地的木白,不露任何聲色,身子上隱隱閃耀出一道霓虹光芒,光芒消失后,他的身子依然站在那兒,只是身旁的地龍已經憑空消失了。

寒煙身子一震,上前拉住木白的左手,微微踮起腳尖,在他耳邊小聲問道:「你確定要在這個時候報仇嗎?」

木白低聲道:「這是難得的好機會,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嗯。」寒煙點了點頭,站在她身邊的雖然只是木白一個水系神分身,不過至少能讓她心裡踏實一點。

木白的本尊,早在剛才就已經悄悄和地龍一起來開這裡,奔向箭神塔而去了,留下來的只不過是他的水分身,這樣才不會讓人察覺到自己的異動。

貝琳達和奧古斯丁、火狼三人都是一臉古怪的望著木白,但見他依然淡定和站在那兒,三人心裡雖然很疑惑,但也沒多問什麼,繼續灌注山峰上的情況。一普通人的目力,只能夠看到擂台上的人影,可對於一些五、六星級的高手來說,這點兒距離並不妨礙他們的視力,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擂台上的一舉一動。

擂台上,此時已經抽籤完了。

抽到第一組對戰的是穆特和亞歷諾斯。

第二組對戰的是比蒙王和巴赫特。

第三組對戰的是迪拉和波塞頓。

當卡斯提爾高聲將這個對戰名單宣布出來的時候,山峰下方的人群頓時沸騰了。

奧古斯丁嘟囔道:「迪拉的對手居然是波塞頓那傢伙,這實力相差太懸殊了,她運氣真不好。」

木白的水分身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給迪拉更多的勇氣而已。 箭神塔北方一裡外的上空。

此時,木白和地龍兩人的身影正沉靜的站在這裡,放眼打量前方那通體漆黑的九層高塔。


塔樓頂端,那隻閃耀七彩光芒的天眼,早就注意到了木白和地龍兩人,目光宛如野獸的血盆大口般,死死盯著兩人。

木白右手紅光一閃,斬龍刀已經被他握在了手中,望著身邊的地龍,他淡淡地說道:「你先在這裡別動,讓我去會一會那些傢伙。」

地龍一點頭道:「好,你自己小心一點。」

木白身影在空中猛地搖晃一下,『嗖!』地一聲,便如疾風一樣朝箭神塔衝去。


轉眼過後。木白的身子像是一片落葉,穩穩飄落在第一層的塔樓大門前。

逼人的寒氣從身旁傳來,他當初讓劍無悔送去的那口冰棺,現在還靜靜的豎立在門口。

木白的臉色,此時看起來就像是寒冰一樣,嘴角彎起一抹冷笑,將大刀抗在肩膀上,穩步朝塔樓大門內走去。

「站住!」

一聲爆喝忽從陰暗的大門內傳來,只見一名手持漆黑長弓的金髮中年,身影瞬間閃現在門前,一臉吃驚的盯著木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