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未分類

十殿長老紛紛被劉茫的行爲所驚動,聚集在此處。

看着裂縫中的屍體,其中一人率先開口,“宗主,那些人可以說是通過了第一項考覈,真的不阻止嗎?”

不等宗主開口,刑殿長老譏笑道:“阻止?白不凡,考覈有規定不能守在山門截殺?”

這時其中一位女長老對劉茫卻頗爲讚賞,“守門截殺,那也得有這個實力,而且光這個魄力,舍他其誰?”

這點衆長老不得不承認,讓衆長老更爲驚訝的,是劉茫道破境的修爲,卻可以虐殺萬道第一境。

這意味着劉茫擁有至少萬道第二境的實力,甚至更強,這纔是最爲重要的。

被稱爲白不凡的長老卻反駁道:“但是次子如此心狠手辣,將來對羅森門也不知是好是壞。”


“這點宗主早就說過,但在場各位,哪個手中不是沾滿鮮血?”刑殿長老冷哼一聲,隨後提醒道:“除了此子修爲,你們都沒注意得到他的年齡嗎?”

說到年齡問題,大家這才發現注意力一直放在了劉茫的修爲上。

“十歲,奇才。”原先那位女長老簡簡單單說了四個字。

但是這四個字卻讓其他長老驚愕失色,就連姬妍欣,眼前這位神殿長老都從未如此讚歎過。

而原先一直對劉茫有些意見的白長老,眼神之中也抑制不住驚駭之色。

···

落木蕭蕭,暗日悠長。

天剛明亮,四大州的天空卻被是一片黃昏跡象,空氣異常沉悶。

一小隊進入北州的人馬,帶頭正是三位弱冠男子。

“天冥,你聽說了嗎?有個傢伙堵在山門外,專門攔截其他人。”

“譁衆取寵,自不量力。”姞天冥對此似乎並不在意,只是簡單評價一句。

見此原先那名男子繼續嘲諷道:“我可是聽說你弟弟也被羞辱了一番啊。”

姞天冥眼中閃過一絲陰冷,“姚海天,雖然我們兩家結好,但你再如此肆無忌憚,休怪我不客氣了。”

這時三人中另一位一直沉默的男子也跟着開口,“能有這個魄力,應該有點實力,不過還是自不量力。”

見沉默已久的妘亦凡說話,姚海天打趣道:“妘亦凡,你說話怎麼總是那麼流暢?”

妘亦凡指着姚海天挑釁道:“這是我的想法,也是我的表達,你不要過來糟蹋。”

而各大青年才俊也在這最後一天,紛紛赴往東西南北州,東西南北州也將迎來腥風血雨的一天。

個別人在踏入北州時,也聽說了有人守在羅森門山門,打劫一衆修士。

這下一傳十,十傳百,整個涌入北州的修士都得知了這個消息。

正是因爲如此,原本應該是腥風血雨的北州,因爲劉茫的舉動,衆人都想看看究竟是怎樣一個人,敢如此牛逼。

於是踏入北州的衆修士齊齊衝向了羅森門,因此四大州中只有北州是一片祥和之色。

···

劉茫掂量着手中的儲物戒指,裏頭正是這幾天搶來的數百枚令牌,着實有些少。

而今天是考覈的最後一天,劉茫已經做好了大幹一場的準備。

其實劉茫還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數以萬計的修士,年輕強者更是數不勝數。

劉茫正在泡茶修身養性,突然覺得渾身不自在,“我怎麼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時劉茫明顯注意到,遠處連綿起伏的山巒,密密麻麻的黑點在往自己這邊聚集。

“臥槽,不至於這麼誇張吧?”如此誇張的人數,看得劉茫可謂是頭皮發麻。

“咕嚕。”守門的兩個弟子看到如此場景,更是嚇得腿軟,如不是扶着門牆,差點就跪在了地上。

“快!快去稟報宗主!”


···

“嘶!”山上聚集了羅森門的諸多長老,看到如此景色,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十殿長老也是異常吃驚,其中白長老也是震驚不已,“這人數,怕是要比預計的要多出四倍不止。”

神殿女長老卻搖了搖頭,“不止,至少五倍,甚至更高,現在看到的只是一部分而已。”

“看來我羅森門這次是要崛起了。”原本對劉茫較爲不悅的白不凡,現在看劉茫是越看越順眼。

其他長老也想到了一起,畢竟參加考覈的基數越大,成爲弟子的人數越多,這也意味着發掘的天才越多。

“這些人的目標應該是山門外那小子。”刑殿長老眉頭緊蹙,眼中流露出擔憂之色。

即便劉茫再逆天,刑殿長老並不認爲劉茫有獨擋萬人的本事,何況其中不乏真正的天才。

許久不說話的宗主手一揮,一行字出現在地上。

“伺機而動,保其不死。”


從此可以看出,宗主對此子應該也較爲看重,畢竟劉茫的實力與年齡着實誇張了一些,而且有睥睨天下的魄力。

···

對如此誇張的陣勢,劉茫並未怯場,而是淡定的收起茶具,掏出了四十米大砍刀扛在肩上。

一股萬夫當關,一人莫開的氣勢從劉茫身上油然而生。

“安如泰山,此子不凡。”這時衆長老內心想到的第一句話。

而劉茫此時在幹嘛呢?

“系統,趕緊,救命,要死。”

對於劉茫的求救,系統只是簡單說了四個字:“提升境界。”

“不可能。”劉茫一口否決,自己現在還要靠這個境界發財呢。

不到迫不得已,劉茫並不打算提升境界。

既然系統不肯幫忙,那隻能將希望寄託在自己身上了。

現如今自己擁有的底牌中,弱智版都天神雷已經用完,現在拿得出手的,只有天行第二式:無智亦無道,跟天罰八咒。

對!天罰八咒,就算是曝光自己咒師的身份也沒事,反正到時羅森門會保護自己。

天罰八咒,光召一個業火三災就足以對抗多人,要是一個業火三災不夠,劉茫不建議動用其他七個神咒。

劉茫還真想試試其他七個神咒到底是何物,反正天罰八咒不對自身消耗,跟免費的自助餐一樣。

一想到這,劉茫便一臉淫笑。 羅森門,山門外。

清晨白露,晨光乍現。

露珠的滋潤爲山河大地洗盡鉛華。

漸漸的,修士越來越多,摩肩接踵的修士不斷從邊際涌來,放眼望去黑壓壓一片。

就連山道旁的小山巒也站滿修士,而衆人的目光齊齊聚向了山門外的劉茫。

羅森門弟子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開始往山門聚集,。

當看清楚山門外的情景時,被這蕩魂攝魄的畫面所振憾,不知道的還以爲要攻打羅森門。

前來觀看的弟子中,其中不乏有核心弟子,而姬妍欣也隱藏在其中。

當初沒搞懂這小傢伙爲什麼待在山門外,沒想到卻是爲了今天。

姬妍欣自問如果是自己,是否有劉茫這個魄力?答案顯而易見。

讓衆人最爲意外的,是劉茫的年齡,在所有參加考覈的修士中,似乎找不到一個比劉茫還小的。

劉茫面對如此多的快遞,他明白了,自己此時此刻的目的已然不是令牌,而是裝逼。

只見劉茫扛着四十米大砍刀,神情沒有絲毫畏懼,甚至有點小激動,宛如下定決心背水一戰。

這時,原本一臉嚴肅的劉茫,突然換上了和藹可親的笑容。

“同志們一路辛苦了,感謝大家對我的大力支持,同時也要感覺你們對我的饋贈,我一定會拿到第一名的!謝謝大家!”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見劉茫能在如此環境之下笑出聲來,這倒是讓姞天冥有些吃驚,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之人。

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可能只有眼下這位瘋子做得出來了。

姚海天用手肘撞了下分神的姞天冥,“誒,天冥,你怎麼看?”

回過神來的姞天冥神情平淡,陰冷一笑,“怎麼看?我倒是想看看他要怎麼收場。”

確實,一個人的力量,想要打劫這漫山遍野的人羣,着實太過天方夜譚,除非擁有絕對的實力。

姞天冥自認爲可以完虐在場每一個人,包括同爲隱世八家的姚海天與妘亦凡。

就算是二人聯手,自己也善可一戰而不敗,但這諸多參與者中,可謂是臥虎藏龍,天才亦不在少數。

“想要進山門,有三個選擇,一,交出一半令牌,二,用你的才華征服我,三,你他娘弄死我。”

劉茫顯然不在意人多人少,依舊一副老子最大的樣子,一本正經的給大家講明規則。

講完規則,劉茫大聲吼道:“都他娘趕緊的,一個個大老爺們跟個娘們似的,成何體統!”

“。。。”

所有人,包括看戲的弟子與羅森門的衆長老,都是一頭黑線。

大哥,你還能再囂張點嗎?

這時,從圍住山門的一衆修士中,走出了一位魁梧大漢,濃密的眉毛叛逆的稍稍向上揚起,長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雙火山爆發般的眼睛。

只見大漢怒哼道:“哼,我來會會你!記住,老子叫李虎,有個傻弔書迷還要求老子活不過兩章,氣煞我也!”

對此劉茫收起了臉上的嬉笑,神情肅穆的看着李虎,細緻入微的觀察着其身上每一個細節。

見劉茫似乎做好了準備,李虎一個箭步衝向劉茫,中途還掏出了兩把重錘,真氣完全聚集在了重錘上,準備予以劉茫致命一擊。

“等下!”劉茫冷不丁大喊一聲。

這也導致已經蓄勢待發的李虎剎不住腳,差點一頭栽在地上。

李虎瞪眼怒道:“幹嘛?”

劉茫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你牙齒有韭菜。”

“而且在你下排牙齒從左往右數,第六顆牙齒和第七課牙齒之間夾雜有一小塊肉。”劉茫信誓旦旦的保證,絕無虛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