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未分類

兩股拳勁,兩股龐大的靈氣,對轟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小型的靈氣風暴。

「轟!」

比賽場地周圍的眾多傲家弟子,實力差的都有些站立不穩,長老也只能在他的這個方向布下了一個靈氣屏障。

其他三個場地的傲家子弟聽到響動,也看了過來。

靈氣風暴帶動了漫天的灰塵,待漫天灰塵消失之後,傲家眾人只見比賽場中央,只有傲爽站在那裡。此刻傲爽一直處於靈氣風暴的中央,勁風呼嘯,吹的傲爽的衣衫也是獵獵作響。

傲家眾人看到傲爽前方十米外的草地處,傲雷趴在那裡,左手撐在地上,狼狽不堪,整個右臂的衣衫都碎裂了,留下了一條條的血痕。

傲爽回頭看著充當裁判的長老輕輕的道:「可以宣布結果了。」 第二十五章族比在繼續

傲家內院演武場,傲爽一拳擊敗傲雷后,獨自站在剛才靈氣風暴的中心,風輕雲淡的對長老說道:「可以宣布結果了嗎?」

「啊,嗯,這場比試勝利者是傲爽!」長老見到傲爽簡單粗暴的解決戰鬥,也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站在比試場地中央的傲爽,雖說還是那不算俊朗的容貌,但在這一刻,劍星眉目,薄薄的嘴唇,讓人看起來當真有一種說不出的飄逸,令許多傲家的少女為其側目。

「這,這就敗了?所說傲爽比傲雷高一級,但也不至於一招敗北吧?」

「不止一招那麼簡單吧,傲爽都沒使用靈技!」

場外的傲家子弟無不驚嘆。

坐在演武場邊上的三長老也對族長傲天豪說道:「大哥,看來你兒子最近修鍊又一些精進啊。」

「嗯,這一拳,還挺像那回事。」傲天豪道自豪的道。

傲爽剛才的一拳,沒有使用困龍拳,只是建立在修鍊大魔囚天功的基礎上打出的八級武師巔峰的一拳!傲爽在打出這一拳的瞬間,好像有一絲對困龍拳的感悟,但是當傲爽靜下心來尋找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了。

這時傲雷艱難的站了起來,左手扶著受傷的右手來到傲爽的面前,對傲爽說道:「傲爽,這次被你打敗,我心服口服,向你提出比試,確實是冒昧了。但是我會努力修鍊的,以後當我修鍊有成之時,還會再向你發出挑戰的。」傲雷說完之後,便扶著受傷的右臂走了。

傲爽沒有說什麼,看著傲雷離去的背影心裡想到:傲雷這個人知道進退,心性也不錯,即便因為資質有限,但是將來還是能有一番成就。


傲爽正想著,突然感覺後面有人正注視著自己,回頭一看,傲奇略帶仇視的目光正緊緊盯著他:哎,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又是樁麻煩事啊。

四級到七級武師之間的比試很快便結束了,但是讓人沒想到的卻是六長老傲福的兒子,傲德今年才十五歲,六階武師巔峰的實力,憑著人階高級靈技「清風劍法」越階擊敗三名七級武師,有資格挑戰七級武師以上的傲家子弟,當然也可以選擇放棄。

傲德沒有選擇繼續挑戰,雖說傲德放棄了挑戰,但是也沒有人說什麼,畢竟傲德今年才十五歲,不出意外還能參加三年的族比,憑藉傲德的資質,一兩年之後,必定大放異彩。

八級武師以上的比試當然不會像四到七級武師那樣,八級武師之後,便是抽籤決定比試對手了,因為傲寒和傲奇已經是靈師階了,所以不在抽籤的範圍內。而因為傲德沒有選擇繼續挑戰,現在有十一名傲家子弟,參加八級武師以上的比試。

十一名傲家子弟,抽籤的話必定會有一人輪空,輪空的人便可直接進入下輪的比試。

傲家五長老拿著抽籤的箱子上來,十一名傲家子弟開始抽籤。

第一名上去抽籤的是傲陽,抽完之後看都沒看便交給了五長老,似乎對手是誰都不放在心上一般。

第二名抽籤者是傲薇兒,走上台對著五長老行了一禮后便在箱子中抽出了一張紙條,十號,差一點便是十一號。因為除傲寒和傲奇外,一共十一名挑戰者,所以眾長老決定十一號便是輪空號,抽到十一號,便可直接參加下一場比試。

傲爽遲遲沒有上台抽籤,似乎想告訴傲家眾子弟,別人抽什麼都無所謂,最後一個號便是自己的。

挑戰者依次上前抽籤,當第十名抽完簽,還是沒有人抽到十一號簽。這時只有傲爽沒有抽籤,傲爽理所當然的是第十一號簽,輪空者。

第一場,一號傲然對二號傲明。

傲然,八級武師巔峰,善拳法,人階高級靈技,伏虎拳。

傲明,八級武師,善刀法,人階高級靈技,陰風刀法。

演武場邊上,眾長老都坐在那裡,觀看眾弟子的比試。

這次做裁判的是五長老,宣布了一下比試事宜之後便宣布比試開始了。

傲明拱了拱手道:「請指教。」

傲然右手一擺道:「請。」

傲明知道對方靈力比自己深厚,不能打持久戰,說完便腳下一蹬,整個人如豹子一般竄了出去,右手握住背後的刀把,隨時準備出刀。

待快到傲然面前時,傲明右手突然拔出了刀,一把細長的刀,閃爍著寒光,對著傲然的腦門劈了下去。

「陰風攪!」

刀光急速落下,且伴隨著一陣陰風,散發出一股凜冽的氣息。


而就當傲明的刀快劈到傲然腦門之時,傲然側了一下身體,便要躲開傲明的長刀。但傲明也不是泛泛之輩,眼見自己一刀不能立功,刀鋒一轉,改劈為切,向傲然的腦袋側著切了過去。

傲然的雙手不知何時帶上了一雙手套,抬手一擋。

「當」兵器交錯的聲音傳來。

「這?怎麼是兵器交錯的聲音?難道傲然大哥的手如此堅硬?」

「你傻啊?那是天蠶絲製成的手套。」

傲明見自己一刀無果,又是一聲大喝。

「陰風亂!」


無數的刀影向著傲然籠罩而去,陰風陣陣。

台下的一些傲家子弟何曾見過這等比試,目不轉睛的盯著比試的二人,生怕錯過一絲一毫。

坐在傲爽旁邊的傲宇問道:「傲爽大哥,若是你遇見這招,如何破之?」

傲爽想了想道:「這招陰風亂,看似來勢洶洶,聲勢浩大,但是力量過於分散,只需尋到出刀的軌跡,將力量凝於一點,一擊便可破之。」

傲宇聽完「哦」了一聲便沒再說話,只是繼續觀看比試的二人。

台上的傲然自然不是傲爽,只見傲然見對方來勢兇猛,也是猛招反攻,伏虎拳發揮的是淋漓盡致,如猛虎下山的一拳拳化成一道道拳影和傲明對轟了起來。

一道道靈氣在空中交錯,但時間一長便可以看出傲明的后力不濟,快支撐不住了。傲明也知道自己不能和對方打持久戰,但是沒有什麼辦法,拖下去自己也是一敗。

果然,傲明一招使完,變招之時,已經有一絲力竭了。傲然抓住了這個時機,「虎嘯一擊!」

一記長拳,直挺挺的轟在了傲明的胸部。頓時,傲明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到了場地外。

「第一場比試,傲然勝!」 第二十六章死變態!

就在長老宣布傲然贏得比賽之時,台下眾少年、少女們的歡呼聲也隨之傳來。

這便是靈玉大陸,強者為尊的世界,有實力自然就有地位!

緊接著上場比試的是另兩名傲家子弟,兩人皆是八級武師,這場比試二人堪稱勢均力敵,因此也非常激烈,經過一番火爆的角逐,最終以二人兩敗俱傷而告終,勝利者是其中先站起來的那個。長老都勸其不要繼續參加比賽了,因為這場比賽他已經盡全力了,耗費了太多的靈力和體力,就算繼續比賽,機會也不大,但是他還是執意要堅持下去。

這場比賽讓台下的傲家眾子弟看得是熱血沸騰,也為勝者的堅持而感動。

第三場比試開始,五長老又宣佈道:「第三場比試開始,傲陽和傲田。」

聽到這兩人上台時,台下也掀起了一片歡呼之聲。


「傲陽大哥加油!」

「傲陽速戰速決!」

顯然傲陽在傲家年輕一輩中頗受歡迎,因為傲陽不是傲家嫡系,可以說算是外門弟子,但是以其十八歲的年齡,達到九級武師的境界,也是足以得倒家族的大力培養。

擂台上,傲田拱了拱手道:「手下留情。」說完不待傲陽說話身體便竄了出去。「喝!」傲田大喝一聲,身上的靈氣頓時凝實起來,慣於雙手,帶著呼呼的拳風,直往傲陽的腦門砸去。

傲陽以外門弟子達到九級武師的境界,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一個閃身,便避開了傲田的攻擊。身上靈氣快速運行,整個人變的輕靈了起來,人階高級靈技,雪中飛步法。整個人如同毫不著力一般,單腳在地面一點,詭異的往後退去。

傲田大吼一聲,靈氣涌動,窮追不捨。

面對如此精妙的步法,連傲爽都不禁叫好。

傲田靈力灌注雙拳,每一次攻擊,都帶起浩大的聲勢,如同有狂風掃蕩,煙塵飛揚,試圖將傲陽籠罩在內。

傲陽拔劍了,一把寬厚的重劍,在眾人驚嘆的眼神中拔了出來。雙手把劍,重重的戳在了地上。瞬間,以傲陽為中心,掀起了一道靈氣波。

當靈氣波觸及傲田的時候,傲田的身形不禁出現了一絲停滯。

傲陽眼中精光一閃,傲田這一絲停滯,準確的被傲陽把握住。將靈力灌註腳下,猛然加速,彎腰避開傲田的拳風,腳下一個弧掃,踢在了傲田的雙腳下。傲田全身靈力此時大部分都在雙手,一時間身形不穩失去了平衡。傲陽抓住這個時機,雙手持劍,重重的刺了出去。

重劍停留在傲田喉嚨前一寸處,此時傲田的身體驚出了一身冷汗。雙手抱拳:「謝傲陽大哥手下留情。」

「這場比試,傲陽勝!」五長老宣布到。

「好厲害,不動則已,一出手必定決出勝負!」

「那把重劍,別說刺到身上,就是碰一下,也是巨大的傷害!」

台下的傲家子弟紛紛叫好。

「第四場,傲薇兒對傲圖!」

傲圖是八級武師巔峰,而傲薇兒是九級武師巔峰,傲圖感嘆自己今天點這麼不好,居然抽到了武師階巔峰的存在。

果然,沒到一炷香的時間,傲圖便被傲薇兒一腳踹下了擂台。

「第五場,傲芳對傲炎!」

傲芳被傲爽打敗以後,可以說是奮發圖強,居然在族比之前達到了九級武師的境界。因此這場比試也是勝利了。

第一輪比賽結束,第二輪比試,還是抽籤比試。

這一次傲爽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居然抽到了傲薇兒。

坐在演武場邊上的二長老傲天源對傲天豪說道:「大哥,你兒子居然抽到了傲薇兒,哎,夠嗆了啊。」

傲天豪怎能聽不出傲天源的幸災樂禍?淡淡的道:「那也不一定就是必輸啊。」

傲天源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般:「這?那便看把,呵呵。」

「第二輪第一場,傲爽和傲薇兒請上台!」

「傲爽大哥危險了啊,居然抽到了傲薇兒。。。」

「哼,這一次我看你還能說出什麼!」台下觀看的傲林恨恨的說道。

「傲林,傲爽再怎麼也比你強太多,你小子就是被傲爽打敗之後心有怨念,離我遠點,我正不爽呢。」說話的正是剛才被傲爽擊敗的傲雷。

傲林哪敢招惹傲雷,只得換一個地觀戰。

————

「哎,沒想到居然是她,速戰速決吧。」傲爽說完說腳一蹬地面,便落了在擂台之上。

傲薇兒也一躍到了擂台上,淡然的對傲爽說道:「傲爽,放棄吧,你不是我對手。」

「我發現你們總是那麼多廢話,開始吧,別墨跡了。」傲爽不耐煩的道。

「傲爽大哥好像胸有成竹的樣子,難道有什麼絕招嗎?」台下一名傲家子弟道。


「管他呢,這場比試一定很精彩。」

「哼,敢瞧不起薇兒姐,傲爽肯定會敗得很慘。」一個傲薇兒的擁護者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