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未分類

而夏雨知道了事實之後,便明白了花飄零的身份,也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夏樂的上一世的妻子就是花飄零。

當時她心裏的滋味雖然有些莫名難過,但隨着時間一點一點的消磨,也就淡了下去,此時夏樂再度提起花飄零,而且又說什麼“失態”的事情,不禁又讓她心裏再度有些慌亂了起來。

“隱情?什麼隱情能讓花飄零這麼失態?”

夏樂的臉色極爲難看:“就是當初我上一世臨死的時候,面對其他人,她都沒有這麼失態過!難道,我的上一世就比不過一個姬賢嗎!”

夏雨強忍心中的慌亂,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趕緊說出了心中最大的疑問:“師兄,你在說什麼,爲什麼小雨沒有聽明白呀?什麼上一世臨死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呀?”

夏樂愣了一下,見事情已然隱瞞不住,心中哀嘆一聲過後,便向夏雨簡單的說了一下當初在三生石中看到花飄零那段記憶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呀……”

饒是夏雨心裏早有準備,但此刻知道事實之後,還是忍不住一陣失落,但也只是片刻,她便強行打起自己的精神,對夏樂道:“師兄,不要再想這件事情了好嗎?花飄零隻是師兄上一世的妻子,或許是因爲她的這個身份,師兄纔會對她如此掛念的。”

說到這裏,夏雨的神色一暗:“但是,小雨也不知道她爲什麼會如此失態,不過師兄一定要放心,小雨相信,等她平靜下來之後,肯定會把這件事情向師兄解釋的……還有……不管以後出現了什麼事情,小雨都會一直陪伴在師兄身邊的……”

最後一句,夏雨完全是鼓起了自己的全部勇氣!

夏雨的這一番話,雖然並沒有說到“花飄零到底怎麼了”的這個點子上,但卻也直接就把夏樂內心中的那股長久以來的困惑給說破了。

聽完這句,夏樂心中的那股鬱氣頓時便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般,他怔在原地許久,仔細的考慮着夏雨方纔所說的話,久久不語……

終於,良久過後,他的眼神漸漸恢復清明,看着身旁這個滿臉擔憂的女子,他心裏不禁涌起了一股衝動……

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摟住夏雨纖細的腰肢,夏樂的聲音之中滿是一股真誠:“小雨,有你真好!”

被夏樂摟住,夏雨的心中頓時慌亂了開來,但聽到夏樂無比真誠的話,她突然感覺一股暖流一下便塞滿了心田,閉着眼睛輕輕側頭過去靠在夏樂的肩膀上,心中不禁感到很是滿足。

月色之下,兩人相依,風吹動了他們的衣角,但兩人卻依舊久久不語,一種青梅竹馬的默契,在兩人的身上盡數顯現…… 第二天一早,羅陽子便找到了夏樂,經過兩人一個上午的商議,終於商量出來了一個結果。

一千六百餘名姬賢門下弟子,全由羅陽子帶回玄劍山宗,爲了將來的大戰,羅陽子準備在以後的時間內,親自訓練這批姬賢門下的殘餘,不將他們訓練成“殺敵利器”,羅陽子心中的那股鬱氣就不能消除!

對於羅陽子的這個想法,夏樂並沒有多作考慮就答應了下來,畢竟,一千六百多人,自己可沒有地方收養他們,與其在自己手裏毀掉,倒不如送個順水人情,直接送給羅陽子好了,反正這一千六百多人也是爲了將來的大戰做的準備。

這次“練兵”,雖然損失了接近四百名玄劍山宗弟子,但剩下的六百多名弟子在綜合的實力上卻是得到了一個顯著的提升,加上這一千六百多人的未來的殺人利器,玄劍山宗此次倒也算沒有什麼損失。

不過,讓羅陽子有些不開心的還是羅英,這次回玄劍山宗,他打算徵求羅英的意見,看她是否願意跟着自己回去,畢竟,往後的日子若是不出什麼意外的話,爲了未來的大戰做足準備,他很可能都不踏下玄劍山宗一步了,父女兩人若要是再次相見,也不知要到了什麼時候了。

不過,羅英的意思卻是極爲堅決,語氣之中絲毫沒有留情,斬釘截鐵的就拒絕了羅陽子的意思,對於這點,羅陽子卻只能苦笑以對了。

接近臨走的時候,夏樂又將坎淼再次給自己送來的那二十枚仙靈果交到了羅陽子的手裏,另外還給了他五千株仙靈草,並且告訴了他仙靈草的用處,之後,就目送羅陽子帶着二千多人的大部隊離開了這裏。

臨走的時候,羅陽子自然是對夏樂送給自己的仙靈果和仙靈草表示了一番衷心的感謝,順便還讓他幫着自己勸一勸羅英,在日後有空的時候,別忘了上玄劍山宗去看看自己。

對於羅陽子最後的這個請求,夏樂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了下來,畢竟,羅英與羅陽子的分離,外人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自己兩人卻是知道的!

然後,送走了羅陽子一羣人後,夏樂便帶着喬淵五人回到了山寨裏。

一路上,夏樂苦口婆心的勸說自己的五師父羅英,試圖想要修復她與羅陽子之間的關係,但羅英也只是聽着,面如湖水一般波瀾不驚,直到夏樂說出了最後一番話,羅英的臉上才稍稍動容。

夏樂說:“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我們全人類就要迎來那場浩劫了,就算我們最終取得了勝利,但在那場浩劫過後,誰也不會保證自己還會活着,而羅陽子羅宗主身爲神會期的奇人,更是要與我走進那滿是異界妖魔的封印之中,可以說是生死未卜,難道五師父您面對自己早已垂老甚至不久之後就要去世的父親,還是那麼狠心嗎?就算他有再多的錯,到了將死之境,還不能讓你原諒他嗎?”

這一番話,頓時便讓羅英呆立在了原地,夏樂見有戲,剛想繼續說下去,羅英卻是一擺手,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的慾望:“我知道,我明白,小樂你不要再說了。”

她的聲音雖然還是那麼平靜,但臉上卻明顯有了一絲動容,說完這句話,她便誰也不再理會,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朝着山寨趕了回去。

話說到這個份上,夏樂也覺得自己算是盡力了,只好搖了搖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剷除了姬賢門下的事情,很快就在江湖上流傳了起來,人人歌頌五行仙人與玄劍山宗的同時,也都過上了久違的平靜生活。

夏樂一羣人依舊在山寨中平靜的生活着,沒有姬賢門下的事情騷擾,終於過上了最後一段平靜的生活,不過,爲了未來的那場大戰,所有人都在暗中努力着。

武面自從被夏樂帶回來之後,就一直陷入在昏迷當中,雖然他之前作惡多端,但夏樂還是給他空出了一間房,直接將他扔在了牀上,每天都會有人給他來餵飯,以維持他的生命,但是,除了個別人,所有人都還不知武面的身份,只是以爲他是夏樂的朋友,受了什麼嚴重的傷勢,這才昏迷不醒的。

對於這件事情,夏樂也懶得解釋,期間,喬淵五人和漠荷兩人也曾多次來到武面的房中查看他的情況,喬淵五人對於武面自然也是熟悉,不過,五人對於他的印象顯然沒有武妄那麼好,不因爲其他,只因爲武面的一個“色”字!

而漠荷和任遊修煉修到鬱悶的時候,也會經常的來到武面的房間,對他拳打腳踢一陣,以泄心中的煩躁,反而倒是武妄,爲了避嫌,這一陣子卻是一步也沒有踏入過武面的房間。

轉眼兩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昏迷的武面在這兩個月之間一共捱了漠荷三百六十腳和七百二十拳,捱了任遊七十多頓狠揍,平均一天就要捱上漠荷六腳十二拳外加任遊一頓多的狠揍,經過了兩人這兩個月的蹂躪,武面的身上已經多處淤青,甚至原本沒有五官的面龐,也已經讓兩人給揍出了五官,只是這揍出來的五官,多少都有一些畸形……

期間,若不是夏樂及時發現武面的慘狀,擔心他會被兩人活活揍死阻止兩人的話,想必他身上的傷口,就遠遠不止淤青和畸形的五官那麼簡單了……

這兩個月的時間,夏樂一邊繼續融匯着上一世留下的法術與戰鬥經驗,一邊還指導這喬淵五人繼續修行,並且,他也向五人說出了自己當初答應南宮浩與五人有一次公平對決的事情來,而五人則紛紛表示不用擔心,不過,卻依舊按照在夏樂的指導下繼續修煉着,雖然夏樂名義上是自己五人的徒弟,但他的實力,卻早已經超過五人,到達了神會期的境界。

對於神會期奇人的指點,沒有人會提出拒絕,而且,這指點之人修煉的功法還是最爲純正的五行之道。

而這兩個月的時間,夏樂卻一直都在等着花飄零的消息,按照兩人在百花谷之中的商議,到了這個時候,花飄零應該第一次找上自己,向自己說明遠古深淵之中的近況了!

但是,夏樂足足等了一天,花飄零還是沒有到來!

“難道……真的是因爲姬賢的那件事情嗎?”


夏樂不由得苦笑連連。 對於殺死姬賢見到花飄零失態的那件事情,雖然經過夏雨的勸解,但夏樂的心中卻依然還是沒有想明白,到底姬賢最後說的那句“殺了我你會後悔的”是什麼意思?花飄零看見了姬賢的死爲何會那麼失態?

本來,他也以爲花飄零會對自己解釋這件事情,但是,在他每一天的等待之下,花飄零非但沒有對他解釋,反而直接就音訊全無了。

終於等到了兩人相約的日子,卻還是沒有等到她的出現。

夏樂的心中不禁有些茫然:是不是自己錯了?從一開始就錯了?

夜深人靜,夏樂輾轉難眠,滿腦子裏考慮的全部都是這件事情,終於到了接近日出時分,在他迷迷糊糊將要睡着的時候,突然感覺空間傳來了一股波動!

這股波動對夏樂來說熟悉之極,讓他的腦袋立刻就清醒了過來!

趕緊翻身坐起,但卻並沒有發現花飄零的絲毫蹤跡……


不過,在自己的牀邊,卻突然出現了一張紙條。

夏樂打了一個激靈,趕緊拿起紙條一看,只見上面只是寫了四個字,字跡娟秀:“一切無恙。”

夏樂頓時便心中一驚!

雖然他並沒有見過花飄零的字跡,但是方纔的空間波動他敢確認正是花飄零的空間之門,但是,她不見自己,只是給了自己一張紙條,這是什麼意思?

一切無恙?應該是在說遠古深淵之中的事情吧?

但這四個字,卻讓夏樂感受到了一股“公事公辦”的意思,彷彿對於花飄零來說,此刻的自己已然成爲了一個陌生人!

陌生人!

三個大字猛然出現在夏樂心中,讓他的心裏不禁一陣疼痛……

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爲什麼殺掉了姬賢卻讓花飄零的變化那麼大?以至於自己此刻淪落到了“陌生人”的地步!

夏樂不知道,他一點也想不通,從凌晨一直到了晌午,他就這麼一隻手拿着那張小紙條靠在牀上怔怔的發着呆……

從這天過後,山寨中的所有人都發覺了夏樂似乎有些不對勁了!

他雖然依舊過着像往常一樣的生活,但卻精力很是不集中,往往正說着一件事情,他就會突然發起呆來,讓人叫了好幾聲才能回過神兒來。


有一次,夏樂對喬淵五人講解神會期的感受,說到神會期的大神通的事情,他就忽然這麼走神兒了,喬淵五人開始以爲他是在考慮怎麼該對自己五人解釋,但過了一段時間後,才發現夏樂是真的發呆了,在叫過他數次之後,他才反應了過來。

還有一次,夏樂召集衆人安排部署着將來大戰所有人的各自位置,但說到異界妖魔的時候,當着衆人的面,他卻又走神兒了……

甚至還有一次,正當他帶着夏雨來到青龍城爲她量身定做了一件衣服的時候,看着夏雨換好衣服的模樣,他竟然就這麼走神兒了,開始夏雨還以爲夏樂看着自己發呆,不禁面色一熱就低下了頭,但低頭低了許久,也不見夏樂接下來有何動作,心裏感覺奇怪的時候,她才鼓起勇氣瞄了夏樂一眼,但就是這一眼,卻讓她明白了自己的師兄根本就不是看到自己發呆,而是走神兒了……

當即,夏雨便關心的詢問夏樂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而夏樂卻只是搖了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只有夏樂自己才知道,這段時間時不時的走神,全都是因爲花飄零!每當自己說起一些事情的時候,總能聯想起花飄零來,連他自己都不明白這是爲什麼!

距離上次花飄零在深夜中給自己送那張紙條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年之久,這半年的時間以來,每三個月,花飄零都會給自己悄悄地送來一張紙條,而紙條上的內容,卻都是“一切無恙”四個大字,但是,夏樂卻沒有見到花飄零一次!

就連她的背影也沒有見到過!

一共三張紙條,每一張上都寫着同樣的四個字,而這個時候,已經距離閻王所說的“兩年之後世界末日來臨”的時候只有半年多了!

再過半年,如果自己不能解決異界妖魔的事情,那麼,遠古深淵中的妖獸門就會突破人界之主佈下的結界,來到大陸之上,肆意殺人!而異界妖魔恐怕也會突破神會期奇人聯手佈置下來的封印,來到大陸上興風作惡!

那到時候,真正的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

但是現在,陰間卻久久還未傳來乾默默的消息,讓夏樂的心中不禁越來越是煩躁!!!

不過,這半年來終於有一件事情,是讓夏樂舒心的。

那就是前不久漠荷和任遊修煉突破的事情!


這半年來,加上前兩個月的時間,服用下仙靈果的任遊和漠荷的實力,都在飛速增長着,任遊已經修煉到了駕輕期後期的地步,距離突破貫通期,也只有一步之遙!

而漠荷,也已經到了駕輕期中期,甚至隱隱有進入駕輕期後期的預兆,只是,她依舊還是不能變身,但這就證明,只有到了貫通期才能變身了,而且漠荷很是期待,貫通期才能變身,那變身後的自己將會多麼強大?

在兩人都修煉到這個層次的時候,夏樂也終於解開了武面的封印。

這麼長時間以來,武面每天雖然有專人給他餵飯,但喂能喂進去多少?平常人一頓的飯量足夠維持他三天的!夏樂的意思就是“只要讓他維持着生命就可以了”!

但就是這樣,武面非但沒有變瘦,反而身材比之以前更加臃腫了起來,這都全取決於漠荷和任遊兩人的不斷蹂躪。

也正因爲這樣,武面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五官……

蹂躪了武面這麼久,漠荷和任遊都有些乏倦,在解開武面的封印之後,兩人便與武面在山寨西面的小土坡上發生了最後的復仇之戰!

結果,自然不用多想,武面雖然身爲貫通期後期的強者,但在“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渾身都在痛,夏樂更是仁慈的給了他一張銅鏡,讓他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當武面看到了自己“五官”的時候,登時便就怒了!

夏樂沒有給他發怒的機會,一腳就將他踹到了漠荷和任遊的跟前。

沒有廢話,大戰一觸即發,餓了半年之久拖着被揍腫身體的武面已經發揮不出來貫通後期的實力,在漠荷和任遊最後的一頓瘋狂猛揍之後,這位當年風光無限的姬賢門下左護法終於踏上了黃泉。

這件事情並沒有引起多大的反響,在任遊和漠荷殺死武面之後一場撕心裂肺的痛哭之中,終於圓滿的畫上了句號。

而今天的夜晚,正當夏樂迷迷糊糊睡着之時,突然感覺空間再次傳來了那種熟悉的波動,但同樣,等他翻身坐起之後,也只是發現了枕邊的一張小紙條。

不過,這一次小紙條的內容卻不是以前那四個大字了,只見上面清楚的寫着一句話:

“情況突變,一個月之內定要趕到遠古深淵!”

(元旦快樂哦~) 看到這張紙條,夏樂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心中不由得深深疑惑:一個月之內就要趕到遠古深淵……難道遠古深淵之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成?

這半年多來的休養生息,讓他差不多都已經融會了前世的法術與戰鬥經驗,而喬淵五人在自己的指點下,短短半年的時間,也都已經達到了貫通期後期的實力,武妄更是達到了貫通期後期的頂峯,甚至隱隱有晉升到神會期奇人的預兆!

而漠荷、任遊還有夏雨也都已經到了駕輕期境界,甚至就連羅三炮,都剛剛突破到了小成期。

自己身邊的這一羣實力,可以說算是不錯的了。

這段時間,他也跟羅陽子聯繫了幾次,也知道了玄劍山宗那邊的情況,第一批服用仙靈果的玄劍山宗弟子,如今全部都已經修煉到了駕輕後期的層次!實力進步的速度直讓李虛子不停咂舌!而楊南,甚至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已經到了駕輕期後期的巔峯,隨時都有突破到貫通期的預兆。


至於後來夏樂親自交給羅陽子的那二十名仙靈果,羅陽子卻將大部分都用在了收復的那羣姬賢門下弟子的身上,剩下的一小部分,就用在了當初經歷過大戰的六百多名玄劍山宗弟子的身上。

經歷了那場血戰洗禮的玄劍山宗弟子,在吃下仙靈果之後,實力更是突飛猛進,雖然其中有突破到駕輕期後期的弟子,但絕大多數弟子卻還停留在駕輕期中期,不過,這些弟子雖然對於第一批服用下仙靈果的弟子來說,功力上要差了一個層次,但綜合的實力,甚至比那些都突破到駕輕期後期的弟子要強!

只因爲他們經過了真正戰爭的洗禮!

那一千六百多名姬賢門下的弟子被羅陽子帶回玄劍山宗之後,就一起直接帶進了玄劍山宗那個特殊的地方,畢竟,當初一路的返回,有羅陽子這位神會期的奇人親自坐鎮,他們不敢逃跑,但回到玄劍山宗以後,漫長的日子當中,那就不好說了,所以,羅陽子乾脆直接把他們扔進了那個特殊的地方,每日親自坐鎮其中,來訓練這一批人。

而當初姬賢門下的弟子們,此刻已經有了一個嶄新的名字:“除魔部隊”,原先其中的堂主之類的首領,更是讓羅陽子直接改成了“除魔將軍”的美稱,每名原先姬賢門下的普通弟子,如今卻都稱作了“除魔者”。

經過仙靈果的孕育加上羅陽子親自半年多來的地獄式的訓練,這批人早已脫胎換骨!

對於這批人,羅陽子表示有極大的信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