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未分類

「爸,媽,我要去應徵【特藍衛隊】了,走了啊!」推開房屋大門,馬蒂朝著屋裡揮了揮手,喊道。

「【特藍衛隊?】你怎麼會想要去應徵【特藍衛隊】?」聽到女兒的話,身為父親的克拉克微微一愣,一臉驚奇的問到。

與普通城衛軍和軍隊不同,【特藍衛隊】是曼德勒城的一支特殊部隊,這支部隊的人數雖然不多,但在曼德勒城人民心中卻是當之無愧的最強部隊。

原因很簡單:這支部隊不招收普通人,部隊中所有人不是召喚師就是英雄!

換句話說,這是一支由強者組成的精銳部隊,享受著德瑪西亞一級部隊的待遇,無論酬勞還是假期都是所有部隊當中最多的,但這支部隊每年出動的次數卻是屈指可數。

對此,民眾並沒有任何不理解,所有人都知道,好鋼要用在刀刃上!

當然,想要成為【特藍衛隊】中的一員,可並不是什麼低階召喚師、先鋒級英雄就能達標的,想要加入這支部隊,最低的要求也是10級召喚師,或者勇者級英雄!

半年前的馬蒂只是個3級先鋒,是不夠資格參加測試的。

雖然馬蒂回來已經有段時間,但她卻為了儘快掌握自己這突飛猛進的實力而終日在訓練場鍛煉當中,從未給家人提起過自己實力大增的事情,而作為普通人的馬蒂父母自然也看不出她的實力已經跟半年前大不相同,還是以先鋒等級的眼光看待馬蒂。

當然,跟普通人相比,先鋒級的英雄已經很強了,這也是馬蒂父母一直以來自豪的地方。

自豪歸自豪,可馬蒂父母卻記得女兒是什麼實力,以一個3級先鋒去應徵【特藍衛隊】,這無異於自找麻煩——那衛隊當中最弱的,就是4級勇者,而入隊考官更是有著6級戰將的實力!

考官對應徵者的實力判斷的都很准,一個實力不足的應徵者去了,那根本就是皮痒痒——因為實力不足被考官修理一頓,導致十天半個月無法下床的事情並不是沒有發生過,而且,也不是一次兩次。

也正因為如此,聽到女兒馬蒂要去應徵【特藍衛隊】,克拉克不由愣了一下,在思考了片刻之後,一抹狂喜湧上心頭。

馬蒂的硬性天賦雖然不好,但她卻絕對不是傻女孩,不可能明明知道自己實力不足還去應徵【特藍衛隊】。既然她做出這樣的選擇,那就說明她有了足夠的實力。

克拉克的嘴角掀了起來:3級先鋒以上,就是4級勇者!

能夠提升到4級勇者,那就說明女兒馬蒂的英雄天賦已經到達勇者級,也就是說,她只要經過努力,就能夠到達5級巔峰!

雖說跟6級戰將還無法相提並論,但是3級先鋒和5級勇者所能獲取的待遇,差距還是相當大的!

「馬蒂這丫頭還真是夠勤奮的,這才出去半年,竟然就提升到勇者級了,嘖嘖……」回過味來的克拉克不由呷了呷嘴,看向女兒背影的時候臉上滿是幸福。

「嗯,我準備去應徵【特蘭衛隊】的小隊長!如果運氣好,說不定能取得一個中隊長的職位呢!」回頭朝著滿臉笑意的父親吐了吐舌頭,馬蒂笑眯眯的說到。

「咳……什、什麼?小隊長?!」克拉克的笑意僵在了臉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眾所周知,【特蘭衛隊】的普通戰士就有著4級勇者或是10級召喚師的實力,強大的戰士擁有5級勇者或者12~13級召喚師的實力,但再想往上一層,取得小隊長的職位,最起碼的要求就是成為戰將級英雄!

戰將級在整個德瑪西亞雖然數不勝數,但在偏僻的曼德勒城,絕對是有數的強者了。

至於中隊長,那起碼都是戰將級英雄中的好手,【特蘭衛隊】六個中隊長中,5人是10級英雄,最差的也是9級英雄!

聽到馬蒂說競爭中隊長職位,克拉克猛的倒吸一口冷氣,顫聲問到:「馬蒂你剛剛說什麼?你現在,到底是什麼實力?!」

看著由於激動而血色上涌,現在弄的滿臉通紅的父親,馬蒂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右手微微揚起,沖著自己豎起大拇指,說到:「老爸,你消息也太閉塞了。我現在可是10級戰將了啊!」

看著女兒的笑意,克拉克覺得自己大腦有些缺氧……

十級……戰將么…… 在馬蒂前去【特藍衛隊】應徵小隊長的時候,曼德勒城另一個別墅內,尼古拉斯大師手持一本符文師筆記翻動著,時不時提筆在筆記上做著一些記錄。

翻看了大約半個小時,尼古拉斯大師抬頭看了看太陽,估摸了一下時間之後,自言自語到:「想不到劉鋒這小子竟然是去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這個家族雖然在德瑪西亞排名不怎麼靠前,但在符文師力量上確實還不錯,而且埃利奧特那傢伙今年加入了科波拉城,希望那老鬼能幫忙指點一下劉鋒吧,好歹也算見過一面的……」

喃喃自語了一陣之後,尼古拉斯大師笑著搖了搖頭,把筆記翻到嶄新的一頁,看著這空白的一頁,他面色逐漸嚴肅起來,沉思半晌之後,開始寫下新的內容:論符文製作當中,冷卻靈液的選擇與使用方式。

***

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

「布萊茲的對手才14級,勝出是肯定沒問題,今天上午就不去看戲了。」第二天清晨,劉鋒起床后簡單洗漱吃了些東西,又急急忙忙鑽回自己的卧室,喚醒馬庫斯之後,繼續昨天晚上的專精練習。

經過半夜的專精學習,劉鋒的煉製成功率提升到了25%,雙倍情況下達到了50%,也就是說一半成功率。

雖說成功率已經不低,但是這種概率性的問題很難說,在檢驗的時候,劉鋒有可能一次就煉製成功,也可能三次通通失敗。

「趁著上午沒什麼事情,盡量再提升一些!」打定主意,劉鋒閉著眼睛回憶了一下昨晚自己在馬庫斯的糾正下進行的技術調整,隨後再次開始煉製符文。

符文之力流動之下,劉鋒動作的流暢性越來越高,刻繪符文紋路的精確度上也是越發清晰。


一上午時間,劉鋒煉製了4次【力量印記】,成功2次,失敗2次,雖說成功率依舊是五成,不過那失敗的兩次並非完全失敗,而是早已把印記模型刻繪好,只不過在符文之力穩定階段出了些岔子,製作材料並非完全浪費了,那符文玉板能夠繼續使用,只不過需要再多用一點其他材料罷了。

中午,休息室大門被打開,布萊茲有些抑鬱的走了進來。

看著布萊茲情緒不對,劉鋒微微皺眉,問到:「發生什麼事了,布萊茲怎麼這表情啊,難不成你打輸了?」

「不是我的問題。以我現在的實力,進入最後的決賽都是肯定沒問題的。」搖了搖頭,布萊茲淡然說了一句,隨後看了看劉鋒,又說到:「不過想不到費爾柯斯那傢伙竟然請動了臨城的中階符文師泰倫斯坐鎮,這下不光卡拉奇坐不住,我也有些壓力了……」

「費爾柯斯?中階符文師泰倫斯?」劉鋒眼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當中,最主要有三個派系相互競爭,布萊茲所在的一派偏向經商,財力最為雄厚,卡拉奇所在派別主要從事軍火,掌握了大量裝備物資,至於最後一派,就是傾向和平的費爾柯斯那一派。

原本布萊茲以為費爾柯斯那一派勢力相對弱小,這次家族檢驗大會應該沒有什麼壓力才對,可沒想到費爾柯斯這傢伙一出場,就展示出了17級的個人實力,再加上他所請到的中階符文師泰倫斯,瞬間就把他的影響力提升到了一個相當高的層次。

要知道,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所擁有的中階符文師也不過屈指可數,能夠增加一名中階符文師客卿,費爾柯斯所能調用的家族資源自然是水漲船高。

他費爾柯斯能夠調用的資源多了,另外兩派的年輕高手手上的資源自然會被削減,這也是布萊茲一臉抑鬱的原因。

「呵呵,不急,泰倫斯再怎麼是中階符文師,只要我能在你們家族檢驗中取得不錯的成績,那他對我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弄明白布萊茲為什麼鬱悶之後,劉鋒笑著拍了拍對方肩膀,說到:「這次運氣不錯,你們家族正好測試的是【力量印記】的煉製,而這正好是我最擅長的二級符文。」

「最擅長的?」布萊茲眉頭微微一掀,隨後猛的一喜,問到:「你已經到了能煉製二級符文的程度了?!」

「只能煉製其中個別的符文,【力量印記】恰好是我最擅長的那個。」微微一笑,劉鋒示意布萊茲在沙發上坐下交談。

聽到劉鋒這麼回答,布萊茲不由深深吸了口氣,用力朝劉鋒胸口搗了一拳,說到:「我就知道當初的選擇沒錯,叫你過來做我史密斯家族的客卿,絕對是明智之舉!」

二人閑聊了一陣之後,一起去用了午餐。

下午,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檢驗大廳中聚集了不少的家族高層,甚至連族長和幾個族中地位顯赫的區域負責人都紛紛落座在看台之上。

其中,一臉嚴肅的族長繆斯身穿黑色魔法長袍,四平八穩的坐在看台中心,用審視的目光看著下面準備解說檢驗的客卿們,雖說久居高位讓他在這種場合表現的還比較淡定,但眼中偶爾閃過的意思精芒卻是暴露了他一直安奈著的興奮之情。

比起族長繆斯,坐在旁邊的一個戰士打扮的壯漢就沒那麼嚴肅了,他隨意的掃了掃下面,在看到家族中傳聞的中階符文師泰倫斯果然到場之後,不由發出一陣爽朗大笑,對族長繆斯說到:「想不到這次的家族檢驗中竟然能夠碰到中階符文師,費爾柯斯這小子還真是深藏不露啊,幾年之中都默默無聞,卻不想這次突然一鳴驚人,竟是招募到了中階符文師!」

聽到壯漢的讚美,繆斯嘴角也微微掀起,看了看已經做好準備工作的眾多客卿,輕聲說到:「不錯。符文師地位不低,而且大多數都已經加入了某些家族,受到高額供奉,想要把這些符文師拉攏過來是相當困難的。而那些個散人符文師又很難取得很好的教導,晉級中階符文師就更加困難了。整個德瑪西亞一年當中出現的散人中階符文師恐怕一個巴掌就能數的過來,想不到費爾柯斯這小子竟能把他招募過來,雖說代價肯定不小,但花費跟一個中階符文師相比,應該算不得什麼。」

聽到族長繆斯的話,壯漢微微點了點頭,顯然也沒在意那些花費,作為德瑪西亞的大家族,錢財這東西是不會缺少的,相對於錢財,他們更重視人才。

尤其是符文師這種稀缺類型的人才! 「那費爾柯斯和泰倫斯還真是夠耍大牌的,這檢驗會都快開始了,那倆人竟然才剛剛到場……」看著費爾柯斯和泰倫斯大搖大擺、漫不經心的從入場口進入檢驗場地,布萊茲眉頭微微皺了皺,略有些不滿的說到。

在他看來,這泰倫斯雖然已經身為中階符文師有段時間了,但他畢竟已經五十多歲,估計這輩子撐死也就能到中階符文師階段比較厲害的層次——17~18級那樣子,跟劉鋒這種不滿20歲就到達10級的符文師完全不能對比。

事實上,現在的瓦洛蘭跟幾百年前已經不能相提並論了,以前的符文師只有到了能夠煉製大多數中階符文的時候,才能勉強成為中階符文師,而當一個中階符文師能夠煉製二級精華的時候,才能夠算得上真正的中階符文師。

可現在,能夠煉製中階符文,即使成功率很低,那個煉製者把自己乘坐中階符文師,也沒什麼人好意思去反駁。

畢竟,符文師本就身份尊貴,除非跟那符文師有仇,否則沒人會為了這點措辭上的小瑕疵去得罪一個很有可能晉級中階符文師的人。

「聽說那泰倫斯已經能夠煉製6種二級符文了,成功率暫且不提,單單他能夠煉製的二級符文數量就比我這個剛入門的多,估計成功率應該也不會滴吧……」笑著看了看一臉鬱悶的布萊茲,劉鋒並沒太在意。

有一個幾百年前的符文宗師馬庫斯親力親為的教導自己,劉鋒可沒覺得中階符文師就有什麼了不起。

「再過一段時間,我就能正式邁入中階符文師層次了——雖然對馬庫斯那種幾百年前的符文宗師來說,到達這個層次那才算符文師剛剛入門,可對現在的德瑪西亞來說,那樣的層次已經完全可以被稱作「資深中中階符文師」了!」握了握拳頭,劉鋒心裡很是期待。

「一旦晉級中階符文師層次,馬庫斯就會教導我中階符文師的戰鬥技能,也只有到了那個時候,我的戰鬥力才會真正的跨入高手行列!」

「19級的召喚師再加上中階符文師技能,我完全能夠跟21~22級的高階召喚師戰鬥,再加上我一身的裝備,跟23~24級召喚師打個平分秋色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以召喚師和中階符文師的雙重抗壓能力,如果碰到無法戰勝對手,我也有著充足的自保能力,以我現在的實力和戰鬥技巧,完全可以從25~26級高階召喚師手上從容逃掉!」


知道自己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擁有這份實力,一直以來對自己戰鬥力始終有些不滿的劉鋒這才鬆了口氣。

「嗯,相對於那些個動輒擁有七八十來個中階符文師、甚至有高階符文師坐鎮的家族,我們史密斯家族在符文師這一塊確實比較薄弱,也難怪費爾柯斯和泰倫斯兩人擺譜了。」看著兩人晃晃悠悠的走到檢驗場地,那泰倫斯只是微微朝著族長位置行了個禮,也不管族長繆斯還禮不還禮,就自顧自的坐了下來,布萊茲就更加無奈了。

還別說,家族中四個符文師,有三個都是初入中階符文師,只能煉製兩三種中階符文,原先最厲害的中階符文師也只能煉製出四種中階符文,比起這泰倫斯都是有所不如。如果這泰倫斯真的能夠煉製出超過6種中階符文,那他在家族中的地位無疑會更上一層樓,恐怕拿到符文師領隊的資格都不是不可能的!

符文師地位尊崇,其領隊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平日里即使族長見了,一般情況下也都會禮讓三分!

這泰倫斯出場就擺譜,顯然是有意震懾其他史密斯家族客卿,其他幾名被招募來的初階符文師見了,幾乎都是微微欠了欠身,唯有劉鋒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

見劉鋒這個態度,跟他一條戰線的布萊茲自然也沒給好臉色。

看了一眼在其他幾名家族子弟羨慕的眼神中頗為得意的費爾柯斯,布萊茲輕哼了一聲,別過臉去。

但另一邊,卻是過來看熱鬧的卡拉奇,這讓布萊茲更加鬱悶了。

卡拉奇請到的客卿是附近城市有名的鐵匠,當然是不用來參加符文師檢驗了,這讓他空閑出來,過來看看情況。

在布萊茲驚訝的目光中,卡拉奇帶著一絲笑意,走到了費爾柯斯身邊,兩人親切的來了個擁抱,相互拍了拍對方的後背,看樣子是相當熟絡的人了。

這一幕落在布萊茲眼裡,卻是讓他手腳冰涼——這卡拉奇竟然和費爾柯斯聯手了?!

這兩個派別的最強弟子,竟然聯合到一起去了?!

不少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無論怎麼揉,卡拉奇和費爾柯斯都是熟絡的站在那裡聊天,臉上的笑意是那麼的刺眼。


而布萊茲的臉色,則陰沉的可以低下水來。

這次的家族檢驗大會,布萊茲可是帶著必勝的把握出現的:憑藉高達18級的跟人實力,外加自己早年布置好的一切,布萊茲有信心在家族子弟實力檢驗當中輕鬆勝過那卡拉奇一籌,這樣再加上劉鋒那初階符文師巔峰、甚至快要企及中階符文師的身份,絕對可以完勝卡拉奇。

可現在,費爾柯斯和卡拉奇一聯手,布萊茲這邊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家族子弟檢驗當中,布萊茲一路碰到的倒數第二個對手應該就是費爾柯斯,而最後一個對手,絕對是那卡拉奇。兩場比賽中的休息時間不過五分鐘,如果等級在17級的費爾柯斯全力阻攔自己,讓他布萊茲在碰到卡拉奇的時候恐怕最多也就半血,即使再有什麼準備,屆時那場戰鬥也很難說就能取勝。

而一旦家族子弟檢驗大會被卡拉奇取勝,家族客卿招募檢驗又被費爾柯斯取勝,那對布萊茲的打擊可想而知!

這次檢驗大會,幾乎就決定了將來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形式的走向!

發現布萊茲臉色陰沉,時不時的也開始泛白,劉鋒微微嘆了口氣,說到:「放心吧,在一個50歲的中階召喚師和一個20歲的中階召喚師之間,我想你們族長不可能不知道怎麼選擇。」

劉鋒的話讓布萊茲眼睛一亮,臉色也逐漸紅潤了起來:對,這次檢驗大會測試的是【力量印記】系別,正是劉鋒最擅長的符文類型,只要劉鋒能夠煉製成功,那他泰倫斯不管再怎麼折騰都是沒用的!

想到這裡,布萊茲瞥了一眼那泰倫斯,卻發現對方眼中星辰瀰漫,一股驚懼的感覺湧現出來。

中階符文師技能——【威懾】! 布萊茲看向泰倫斯的方向,卻是感覺自己腦袋好像被人用鎚子敲了一頓似的一陣天旋地轉,數秒之後這才恢復過來。

這一情況落在其他人眼裡,自然是覺得他布萊茲自討苦吃——沒看到剛剛族長大人都是沖著泰倫斯微微行禮了嗎,你一個接受考驗的家族子弟,竟然膽敢觸犯中階符文師的尊嚴,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添堵么?

發現布萊茲身形晃了幾晃,劉鋒眉頭一皺將其符文,皺眉問到:「怎麼回事?」

聽到劉鋒的問話,布萊茲剛剛因為興奮而恢復的臉色又臉色是一陣發黑,他這才想起自己畢竟只是一個普通召喚師而已,家族中這個等級的召喚師雖然不多,但是絕對不少。以召喚師的身份去冒犯符文師,那絕對是不理智的。

吃這個虧,怪不得別人!

想到這裡,布萊茲微微搖了搖頭,對劉鋒說到:「沒事,你現在只要專心煉製符文,其他事情今後再說!」

發現布萊茲雖然情緒已經快速平復下來,但他的眼神有些飄忽,劉鋒眉頭微皺,思索片刻之後就明白過來他是受到了精神壓制。

在場眾人當中,擁有實力對布萊茲進行精神壓制的人不少,但是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對他出手的人,就不多了。


抬頭看了一眼泰倫斯,卻發現對方眼睛一亮,一股濃厚的壓力迸發過來。

與之前碰到尼古拉斯大師時不同,尼古拉斯大師當時對劉鋒並無敵意,只是想要藉由【凝望】查看一下劉鋒的精神狀況行不行,因此並未展現太多的實力,劉鋒當時只是暈眩片刻就緩過氣來。可這泰倫斯作為費爾柯斯和卡拉奇一邊的客卿,對布萊茲的客卿劉鋒絕對是抱有明顯的敵意,這一出手自然是想要影響劉鋒的精神,進而削弱劉鋒煉製符文的成功率。

層次更高的客卿擁有的權利本就更大一些,誰在檢驗大會上就跟強者過不去,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這一點就連族長都是無權干涉的。

很顯然,泰倫斯對自己所將擁有的待遇和權益,是很清楚的,因此這才連番出手。



LEAVE A REPLY